Bessetk

我赌今夜风雪会停——给美索的《赌徒谬论》的长篇废话

克拉德美索:

本来差点睡着了,忽然lof有一个提醒……


惊喜得过分了好吗!!!我发现你真的是爱我,也真的是爱《赌徒谬论》这篇文,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对我本人以及对这个故事巨大的爱……


我一边看一边思考在你这样的盛赞之下,自己究竟有没有老脸一红?


结果是否定的——虽然你说“我心爱的美索也一定会扯出一大堆理由来谦虚。”但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想谦虚!对没错!《赌徒谬论》就是我写过的(暂时)最好的盾冬故事!谢谢讨厌,这篇向情书一样的长评直接把我从赖床的昏昏欲睡中精神百倍地唤醒!我这就爬起来继续写故事!


也感谢每一个长评作者给予写手的不断激励!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长评总是能轻易将一个写手的鸡血再次唤醒!


Grxxy:



to 我心爱的美索  @克拉德美索 


 


翻了一下自己的文档 距离我扬言要给大哥大嫂写长评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看自己之前打下的几行字 都觉得幼稚的好笑 删删改改了一大堆 现在我要继续写这些可能仍旧是幼稚的东西 我是浅薄的 大哥是伟大的 (我是发自内心的在夸大哥) 


 


我在给大哥当剥蒜小妹儿之前,就很喜欢(崇拜)她(和她的文)了,虽然我接下来要写的东西会有点像是我单方面在发花痴,但是,相信我,你去看她的文去靠近她,你也会爱上她的,我可以跟你打这个赌。


 


《赌徒谬论》大概是我为数不太多的给整篇文字都点了小红心的文(全都点心了的连载文总共只有三篇,好的我承认我的坏毛病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点心的人别打我,只有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喜欢的才会想点)


 


当我为了写这篇读后感而来重看这篇文的时候,在刚一开篇,就仍然不可抑止的激动了起来——美索有这种魅力,他写的东西就是有一种张力能始终抓着你的心让你紧贴着剧情起起落落,而且不需要铺垫,开头那么一句话就行。想迫不及待的看完全文,如果不小心点进了连载里的话,那你的心就要一直被他捏着直到下次更新,在此期间只要想起剧情就会达到一种颇为亢奋的状态。


但每次又在首页刷到更新的时候,没完结也想点进去看,那种感觉就有点像牌桌上的赌徒,翻开底牌之前的又兴奋又刺激。


 


当然,真正的赌徒不仅限于牌桌上,他们什么都敢赌,赌钱赌命,跟任何人跟自己,赌赢了的人才有资格唱主角,鉴于我们在标题上就被剧透了这是一篇盾冬and柯王子的故事,所以我有十足的把握,他们能赌赢这场看不清未来的告白,说了再见之后还能在相见。


 


美索给这个文名的注解已经足够详细,赌徒谬论,就直接预示着这篇文章要发生的一切,于是开头就变成了大刀阔斧的平铺直叙,巴恩斯少爷,巴恩斯中士,我们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可就是希望能在所有文章里再次看见这些形容词,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他都仍然扮演着那个被我们喜爱着的巴基巴恩斯,厉害的写手们在写这些角色的时候就能够做到既保留了原生作品的固有设定,又能添上新的恰当的魅力。


“富家纨绔公子哥”巴恩斯中士,遇上夹带着风雪而来的不修边幅的柯蒂斯少尉,在此之前我没有想过如果这两人相遇会是怎样的情景,这两个人(的原作)本该是身处不同的世界,彻底的连世界观都不一样。可是在这里也确实并不违和。他向他伸手,他却回给他一个军礼,他们到底还是两个世界的两个人。不过就此看来,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握个手,但是他们很快就会被对方拉扯进同一个世界啦。


 


不知道在柯蒂斯眼里,这个和他心中人有着相似长相性格却完全不同的“少爷”是怎样的心态。也不知道巴恩斯面对这个能让他全部花招都失效的“教官”又是怎样偷偷在私下抓耳挠腮的想法子。


 


他们理所当然的能通过喝酒聊天来增进彼此的了解,柯蒂斯那句“这不仅仅是赌博,也是一种信仰”是他的人生的总结,当然也是文章的主旨,他的故事在我们还没看见的地方就已经瞧瞧展开了。作为挚友——当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为对方作出了一些改变,并且又交换了一些心事的时候,就能有资格称之为挚友了吧。作为挚友,巴恩斯也会这样直接的参与进来,并且带上他的那些将来会发生的故事。


那作为旁观者的我就只能在点开接下来的章节时暗自祈祷,这个故事不是天生带着苦难的那种。


 


看文章的时候总觉得美索和娜娜的沙俄AU文应该是能共享同一个世界观的,他们的世界里有着漫天的风雪和延绵不尽的被白雪欺压的建筑,以及迈着深陷的步伐从冰雪中迎面走来的人。不知道是俄国这种总在极端中的环境让文章生出这种厚重的悲伤感还是只是我还不太习惯在这种背景下,所有的暴风雪都该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团带着黑暗气息的暴风雪,是为了带来这位长袍也遮掩不住金光闪闪的气质的!我们的史蒂夫!(我已经被巴基都带着花痴了起来。)


能在糟糕的环境里仍然保持乐观心态甚至还有闲心犯花痴的巴基真还是可爱至极,有点担心接下来的日子他是不是能自己照顾好自己(虽然一看到喝酒我就总在脑补“吨吨吨吨吨”的表情包),现当下柯蒂斯会照顾他,按照这个情节发展下去,少年总有一天要被迫成长吧。


 


不知道当史蒂夫说“我打赌你将来不会想要再次遇到我”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在内心幻想过千万次重逢了。


 


作为一个虐点非常奇怪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第三章开篇的常见虐到了。


巴基说“后会有期”史蒂夫却没回答,他什么都知道,大概在暗地里会希望这个善良的小少爷这辈子都不要和他有任何牵扯。


 


美索的文的特点是字里行间都藏着幽默,即使是风雨欲来之前。可能是她自身人格魅力加成,我真是信了她的每一个藏在剧情和描写下的小段子之后会藏着刀片玻璃渣,但是当你集齐所有刀片玻璃渣之后又能换来一个美好的结局。我赌大哥总还是不舍得,她和我们一样会希望每一个故事的最后,他和他都会在一起。


 


杰克与巴基,该用怎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他们呢,并蒂莲还是两生花,好像都不太恰当,他们分明就是两个人(在此省略一万字斯坦先生对角色塑造的赞誉,即使是这种都带着苦难的悲剧角色),不一样的出身就注定了不一样的人生。一个能吊儿郎当顺顺利利喝着酒泡着妞快活的过着前半生,一个却要早早就在皇室的泥潭里淌着冰雪前行,说话似乎都天生带着疏离。


 


这文章的每一小节都在赌,每个人都是赌徒,柯蒂斯和杰克都在拿对方心中的爱意在赌,心碎的让人窒息,这种伤害爱人的心意来得到的负距离接近,用毁灭彼此的方式来表达爱意,这样的极端美学的确是适合Jack的设定。可这次不仅仅是心被捏住,简直是要捏碎了,而且还是带着美索经常发的那个“别怪我心狠手辣”表情包工具手套捏的。


 


我赌柯蒂斯不抬头是因为他怕掩藏不住眼底的爱意。他能欺骗杰克能欺骗自己恐怕欺骗不过作为旁观者的巴恩斯。


 


令人揪心的是,杰克的苦难似乎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别的孩子都在努力让自己不输在起跑线的时候,这个一出生就在终点孩子却在感受着世间所有的残酷故事。皇室背景带给他的不是更优渥的生活,而是牢笼。好在作为补偿,他还是有天生的贵族气质和就应该当上沙皇的理所当然。


他的人生晦暗的没有希望,因为他就是所有人在充斥着苦难的眼神中的希望。


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因为有着现实的历史背景为依托所以真实的可怕(自从大哥和我说过 只要你一本正经的讲自己的故事 就算是胡说八道 别人都会信 之类的话之后 我就开始对文章中的背景故事着迷了……看什么都像是真的 )


 


原来柯蒂斯和杰克的命运是这样被捆绑在了一起,杰克就像是罪恶之源,柯蒂斯是第一个胆敢靠近的人,于是他们将宿命缠绕在一起,在刀尖上在地狱里,极尽缠绵。他们是被同一把尖刀一起贯穿的两个人。刀刃被卡在杰克的骨头里出不来,于是柯蒂斯也陪着他,因为他爱他。他没有赌输,其实他心里应该明白,杰克也同样爱他,他们离不开彼此,离开就是死。


 


我在上面不是故意要说杰克是罪恶之源的,可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因为靠近了杰克,似乎有着顺风顺水的人生的巴恩斯中士也沾染上了苦难,他得去参军,可是像柯蒂斯所说的那样,大多数参军的贵族子弟也不过就是在皇城脚下驻守,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喝花酒而已,可他要去白山要塞,那个比偏远还要更偏远的地方。


他得去那里迎接他的宿命,现实永远更残忍一些。好容易被勾起的满腔壮志一瞬间又衰败在残墙败瓦的城市、老弱病残的同事与能遇见的碌碌无为之下。


但我们的巴恩斯中士生性乐观,这不是说说而已的,他天生带着讨人喜欢的主角光环,更何况另一位主角正在等着他,命运也远比想象中要更快的推着他走到他的面前,第二次重逢,那么快,就要到来了,巴恩斯中士是那个理应第一个拿着武器冲上去的。


 


特别偏爱美索笔下的巴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能把他把握得住,让他无论处在那个背景之下,永远是能成为焦点的人,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足够穿透作品走到读者(至少是我)心里,每一个观点和做事情的方式,都可以成为一条准则,是我想要成为的那类人。


他能成为领头者,会鼓舞大家,他也会害怕,可还是会迎难而上。


 


他在打出那一枪之前就加入了这盘赌局,(光是巴恩斯中士端起枪的这种简单描写就够我花痴着嚎叫很久了)只是现在才领悟而已。对方是史蒂夫罗杰斯,赌逢对手,谁爱的更多些谁就先输。可是,貌似爱而不知的那个人要付出的代价更大些。


 


有点害怕看到杰克比作锡兵,小锡兵的故事的结局是被烧得融化成了一颗心,而他喜欢的舞女被风一起吹到了壁炉里,烧得什么都没剩下。好像还有什么玫瑰花之类的特别柯王子的设定。可这的确是个悲剧的故事。


 


史蒂夫和巴基这边,因为巴基的天真倒显得更像是一个童话故事。我也赌一赌,这个时候他们就应该明白了对方在自己心中的意义。真希望在这个故事里,他们不要像柯王子一样,用着彼此伤害的方式来相爱。稍微能让我放心一点的是巴基遇到的人是史蒂夫,那个擅长保护的人,虽然他总在用把巴基推远的方式来保护他,他一定知道,相爱的人是推不远的呢,马儿最擅长的除了奔跑,就是回家,无论跑出去多远,都能回得去。


可他还是给了他选择。在他们都分别输给对方一次了之后,就已经被那条看不见的名作命运的丝线绑在一起了。


 


“巴基巴恩斯,一个人尽皆知逢赌必赢的赌徒——在白山要塞这个弹丸之地,他用爱情赌赢了自己绞刑架下的姓名,又把自己轻易的输给了爱情”


这是整篇文章我最喜欢的一句话,这是盾冬故事的诠释,也是爱情的奥义。


 


跑个题,突然想到在东方的一些国度,中国日本印尼之类的国家都有的一个默契的共识,就是这些本该隐匿身份的人,告诉了对方自己的真实姓名,就是最信任的性命的交付。


我不知道在前几章里,明知自己身份地位特殊的史蒂夫怎么会那么样的就对一个应该是敌对势力的人袒露了自己真实姓名。是不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算准了他和他会有这样的故事。


 


双主线故事的魅力在于,在我为一边揪心的时候,还不得不分出心思来揪心另一边。(形容词癌的我在说什么)


这篇文章里我更喜欢巴基和史蒂夫,可能让我揪心的是杰克。


因为他连能拿出来做赌注的赌本都几乎没有,他只有自己,只有这幅躯壳,连自己的灵魂都得被迫做些不得不的事情,而且就连这幅躯壳,他也已经输给了柯蒂斯。


 


很开心在沉重的情节里还能藉由盾冬看到那么一丁点儿温存的故事,双方势力拔剑弩张的气氛让这个捂住耳朵的假装宁静显得十分可贵,虽然他们仍旧是停留在敢于做爱而不敢谈爱的阶段。但是介于整个故事背景,这大概已经是最好的部分了。


 


读史书看历史战役的时候基本上决定胜负的原因就是谁比对方算的要更抢先一步。战争是残酷的,但是这一切沾染上爱情的牵扯之后就显得更痛苦了些,你永远不该去算计你的爱人,可是你又不该背叛你的国家,否则你将收到灵魂的拷问。


忠君爱国与个人爱恨永远是会被拿来争论的话题,因为没有那一个选择会是对的。


这是注定会输的赌局。


 


我这点不够用的智商就不用来谈论计谋有多高明、内心描写多么抓人心之类的,我大概只会说“噢!这里写的真精彩!”之类的话而显得敷衍,我心爱的美索也一定会扯出一大堆理由来谦虚。


 


但是,这倒数几章真的精妙的扼住了我的喉咙,巴基的绝望情绪,杰克的内心压抑斗争和柯蒂斯的隐忍,所有被积压的情绪都伴随着杰克的那句“我爱你”和巴基那句“我恨你”而溃于一旦。


 


我要不争气的抹着眼泪在心理感叹 我喜欢的太太就是了不起 轻易地就能把我的眼泪夺了去。


 


我也很喜欢这篇文章中史蒂夫对于“人权”的讨论,这种关乎三观的问题应该就是美索借用我们几乎可以化身正义代表的队长大人之口所表达出的一部分自己的观点,我很喜欢这种能体现出一些深度的部分,(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我已经脑残到是美索说什么我都想拍手叫好的程度了)这不止是一个爱情故事,他对得起这个背上了历史和战争的庞大背景。


他们都没有简单的选择早早离去,他们在任何时刻都会选择承担自己的责任,并且不负众望的作出最好的抉择,在适当的时候给出一个交代,最大程度上的对得起国家同时又无愧于自己。


 


他追随他而去,决绝赴死或是死里逃生,都没差。很俗气的说爱能战胜一切,爱能让人放下一切。我们只需要知道在故事还没写到的地方他们还在相爱并且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算远在总有着恶劣天气的俄国也不怕,他们都已经拥有彼此,何惧风雪。


 


不知道有没有必要的放一下《赌徒谬论》的链接 


 


擦擦眼泪让我重新狗腿一下,虽然可能美索并不需要我这种小透明来推荐她的故事,但是,你们真的不要错过这篇《赌徒谬论》,读过了也可以再多读几遍嘛!而且她还有很多别的很棒的故事!如果,如果你都读过了,那,我也只能对你说。


 


-好巧,原来你也喜欢她的故事。


 


from 你的剥蒜小妹 


2017.8.30


评论

热度(29)

  1. Bessetk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2. Bessetk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3. 克拉德美索Grxxy 转载了此文字
    本来差点睡着了,忽然lof有一个提醒…… 惊喜得过分了好吗!!!我发现你真的是爱我,也真的是爱《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