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I want love,or death.(完整版)

总是总是总是让我伤心

詹白安:

这是完整版的,顺便做了一点修改。
改了结局——非常甜高甜度x!!!
以及可能有番外。(但不是傻和荷兰的故事惹。)(●'◡'●)ノ❤
————————————————————————————————————————————————
【我看过时光在海洋上的起起伏伏,薄雾缭绕的空气里氤氲的尘埃残存着海面上折射出的淡蓝白色的光,而真正透过来映在我眸底深处的,又是另一束了。我感叹于这样千变万化的世界,一秒的时间内,无数生命的出生伴随着无数生命的消亡,草莓水果糖粉色的恋人私语代替的是孤独单一的润黑街道。
就像我见过很多人,在人烟阜盛、觥筹交错里一眼万年,却又思而不得。
我做过很多个关于其他人的梦,以至于我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我眯眼自己麦金色的长卷发,眩晕感有点令人昏昏欲睡。
我想起那两个男孩,就像姐姐一样。】
                                             ——节选自《信》小艾琳(无姓)著                                                                    
I WANT LOVE, OR DEATH
(上)
Chapter 1
—[I thought u were a true man]
—[What can I say?ummm……u were wrong.]
—[You said you loved me]
—[I just lied]
“砰!”
子弹穿过他的胸膛。
asa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薄荷绿色的衬衫被汩汩流出的鲜血染成绮丽而妖艳的红,呼吸由沉重变得细微,由急促变得缓慢,“他”躺在地上,目光渐渐黯淡——
死了。
Asa只能对着那个身穿浅蓝色卫衣的深棕色头发的男子问出那已经问过无数次的幼稚的话:“你是谁?——我求你了,别再烦我了……”Asa半是乞求半是奔溃地无助地跪下身子。
面前的男孩只是背对着他举起手枪。
“砰!”
不偏不倚,从胸膛穿过。
他最后一眼又清晰地看到那把手枪——无比熟悉。
——一道白光——
Asa从梦中惊醒——不能说是惊醒了,这个梦几乎已经伴随了他十三年。
他侧过头,团着身子向枕边男子的怀里缩了缩。
Lucio Ginsy,也许是唯一能给他安全感的人了。
也许是动作有点笨拙,使得lucio微微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眸子盯着他露出不解的神色——“嗯,又做了那个梦。”asa嗫嚅着,又往lucio怀里缩了缩:“睡了,明天我还要有事呢。”lucio挑挑眉,喉咙里憋出几个音节:“嗯。”
——————————凛冬
太阳在早上九点的时候才露出被冻红的脸,在渺茫的大雪里,光线被扰得模模糊糊。
外部的冷气流从窗棂一角迂回而来,钻进asa才套上的薄荷绿色的衬衫里——
“阿——啾。”他撸撸鼻子,套上少女粉的毛衣,顺手穿上烟灰色羽绒服:“阿啾——阿啾阿——啾”
lucio慵懒的躺在床上,调侃道:“来个爱斯基摩吻啊!”“去你的”asa开心的笑起来,露出白牙。
他打开门——“我走啦!”
“恩。”——门轻轻被带上,lucio对着面前雪白的墙壁晰眯起眼。
他叫,lucio ginsy,——也是Tom Holland。
Tom套上一件家居的蓝色卫衣,直坐在床上。他以lucio ginsy的身份已经和asa Butterfield 在一起一个多月了——这可不像他,他一般都是两个星期解决问题。
得快些了。
Tom觉得自己还能记住自己的名字真是太了不起啦,同行的几个朋友都忘了自己的真名——毕竟有谁会在无数段感情,用过无数个化名,杀过无数个人之后还记得自己呀。
杰克·金斯利杀了罗纳德·波特,
詹姆斯·金斯利杀了梅吉·撒切尔,
艾伦·金斯利杀了罗伯特·
史蒂夫·金斯利杀了维克托娃
……
还有哪些呢?Tom靠在床背上:自己今年杀的人不止这么多啊。
算了算了再睡一觉。
杀人又怎么样呢,自己的生活比六岁以前的好太多了。
太多了。
六岁那年发生了什么啊,他也有些忘了。
“金斯利……”
无声呢喃。
————————————————————————————————————————————————————
小Tom在孤儿院度过他的第六个生日。
大清早,Tom就从床上跳下来——又赶紧踮起脚轻声走,他可不愿意生日这天被人打。
孤儿院来了一个新阿姨——维姬。可爱的阿姨呢!Tom最喜欢她那一头大波浪麦金色卷发了
Tom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维姬,便张开双臂,向她跑去:“维姬阿姨!你有带什么礼物给我吗!”
他昂着头,琥珀棕的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啊,有的。”维姬弯下身子,从身后递过一个包裹。
金丝线和旧报纸包着,虽然不是买来的——是附近的富人家送的吧,但Tom依旧很高兴,他坐在枯草地上,很是高兴的拆起来,长条的烂报纸散了一草地,那个小小的礼物露出一角,Tom舔舔嘴唇,干脆抽了出来,——“啊!金斯利!”Tom跳起来,举着手里的玩具手枪转一圈:“我我要给他取名叫金斯利!”维姬将右侧的碎发挽到耳边,摸了摸Tom的头:“去外面分享分享吧!”说着她指了指门外,那里有几个小哥哥小姐姐。
“嗯!”Tom点了点头,托着玩具手枪跑到外面。
——————————————————————————————————————————————————
—[你确定事情按你计划的发展?]麦金色卷发的女人侧过头,问后面躲在灰楼后的男子。
—[哈,艾琳担心了?——放心,Tom Holland这么好的工具当然会拿来用啦。]
——————————————————————————————————————————————————————————————
“哥哥你看!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哦!”Tom踮起脚举起金斯利,给面前浅茶色小平头的一个大鼻头男孩看:“哟,孤儿Tom啊,过生日啊!”旁边一个亚麻色发女生弯下腰,用力的拍拍Tom的头,颇有点阴阳怪气:“这不会是偷来的吧——这看起来很新啊——像巴特家的。”“这这这不是偷的!”Tom把金斯利抱在怀里,缩着身子:“这是我的呀,你们不喜欢吗?”Tom伸出小手牵牵右边的埃里希。
抬头,眼里是最后没有暗下去的光。
“太无聊了点。”埃里希带上手套,将tom的手指扳开,掸了掸自己的衣服。
——“埃里希哥哥。”Tom有点乞求地看着他。——“haha!”一开始的那个“大鼻头”从Tom手里夺过玩具手枪,把玩一番:“啥玩意儿,这还不少钱呢小子!”,他低头对Tom咧嘴一笑:“你拿到就给你呀!”
“大鼻头”把手枪向上一抛,Tom伸直了手臂,想跳起来够着一点。
一个人把他按了下来,他的脑袋被死死的压在泥泞的土地里,潮湿的、恶心的、不安的、黏稠的……都随着Tom的挣扎越加猖狂。有人抓起Tom的头发,污浊的泥土被抹在他的脸上。
——一瞬间的新鲜空气。
下一秒,Tom整张脸都被浸在了路边的小河里。软木塞子,啤酒瓶子,水草,小鱼……静谧的从他旁边流过。
“Tom,i'm Tom.”Tom的眼睛涨得厉害,他的脑内开始充血,鼻子热乎乎的一片,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
“Tom,i'm Tom.”Tom想抬起头。
tom,i'm……
不能呼吸了。
要死了吗。
——有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你们在干嘛,喂!”
按住他头的手立刻收了回去。
“咳,咳咳。”Tom赶紧抬起头,滚烫的热泪流了下来,他擦擦脸,趴在地上咳嗽。
Tom强撑着抬起头看面前这个西装背头的小少爷。
“巴特啊。”亚麻色发的女生勾起嘴一笑,晃晃手里的手枪:“看看这个。”
Asa Butterfield 接过那把玩具手枪:“lucio.”他惊讶的抬起头:“哪找到的!失踪好几天了啊!”那女生撇撇嘴,指着Tom:“他偷的咯——不过孤儿院的孩子嘛,还有巴特啊,你怎么也给手枪取lucio这种名字啊——你……”“我,没有偷!”Tom虚弱的抓住女生的手臂。
巴特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你还比我大一岁吧,Tom,那这个就送给你好了。”
Tom怔怔地看着他,眼泪又从眼角大滴大滴的滚下来。
Tom Holland 并不需要。
“你叫什么。”Tom擦干眼泪。
“Asa Butterfield.”男孩歪头一笑,钴蓝色的眼睛友好的一眨。
Tom冷漠的看着他,站起身,拿过手枪。
他盯着asa的眼睛。
如果你和我是一样的生活,你笑得出来吗。
——“哥——哥——”一个小女孩从路的尽头跑过来。走到近处时,她看到了Tom手里的金斯利:“啊哥哥!这个不是你很喜欢的那个那个……”她摸了摸头——:“啊!lucio嘛!”
女孩怯怯的抬头看了一眼脏兮兮的Tom:“你是送给他了吗——那好吧,反正爸爸今天又给你买了新的,家里多的是呢。”
伦敦的乡村,夏天的时候,风清、空气也新鲜,草地甜香,小猫躲在草垛里,圆圆的眼珠胆怯地看路人。下过雨后,澈净的小河卷着泥土香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流淌。
阳光,都是暖烘烘的。
真好的时光啊,可惜的是,我却感觉不到。Tom转过身,向孤儿院的方向走去。
深邃瞑暗的目光。宛如野鬼游荡。
他晕过去了,什么都离他而去了。
最后一秒向他跑来的是维姬阿姨。
“维姬……i'm Tom……”他徒留的伸出手,想抓住那些美好里不属于他的东西。
却始终,始终抓住的——
只是泡影,是碎片。
——————————————————————————————————————————————————————————————
“Tom……”
“Tom……”
————“维姬阿姨!”汤姆一下子睁开眼睛。
他看到维姬阿姨的身边站着一位一身白衣的少年。
那一瞬间,他明白。
这里不是孤儿院了。
汤姆不是汤姆了。


I WANT LOVE , OR DEATH
(上)
Chapter 2
Asa今天并没有工作——他只是想偷偷地给lucio买圣诞礼物。
12.10,很多人在这个时候早就安置好了一切。但asa没有啊,本身工作的原因,再加上近年伦敦城里命案不断——被谋杀的大多是富人家的孩子,自己年少时的几个玩伴早就死了。伦敦这边的警察局根本查不到什么,有时候好不容易的抓到一个,——还让他自杀成功了。
一片雪花落在asa的鼻尖上,融成一滴月明般的冬霖。他看着自己的靴子,在柔软的雪地上踏出一个一个或深或浅的脚印,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
巴特菲尔德家拥有伦敦城近五分之二的土地,这使他们的生活奢华而危险。巴特菲尔德老爷和其夫人在asa四岁时就已经出国,asa和其妹伊丽莎白一直由管家照料。
可惜的是,自己的妹妹在四年前已被杀害,管家则神志不清,被当作谋杀犯逮捕。可asa知道凶手绝对不是管家。
老实说来,的确有一人值得怀疑,妹妹被杀之前有过一个男友,叫维克托·金斯利,胡子很密,长得有点像《杀死汝爱》里的大叔David。妹妹和他交往两个多星期后便死了,之后他也查无音讯。
Asa记得妹妹死的那天。
他推开门。看见伊丽莎白——自己的亲妹妹,目光黯淡地躺在深棕金红色的地板上,身下垫着枯红色的羊毛地毯,她最喜欢的薄荷绿色衬衫被血红色染了一大片——已经发黑了。伊丽莎白的双手交叠在胸前,显得虔诚而高雅。
伊丽莎白的尸体是正对着门的——警察说尸体被移动过。
就好像有人故意要让他直面妹妹的死。
直面那干枯的尸体。
直面死亡。
他打了个激灵,干咳两声。Asa Butterfield 也是活一天是一天的小年轻咯。还是有点可悲的。
他拐进了一间礼品店,钢琴调的《铃儿响叮当》在没人的店铺里显得有点诡异。
给lucio买什么好呢?asa在货架之间来回看。
自己和lucio交往了一个月多,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他呀。
——!asa突然开心地跳起来——他记得lucio有一次念叨过他小时候很想要一把手枪。——不过那是两个星期之前的一句话了,不知道lucio还当真嘛。
但asa还是买了。意式柏莱塔92F型手枪——模型。
付了钱,揣进兜里,他打算回去。
“圣诞节的话——我们这里还有一套剩下的圣诞老人装哦!”那个麦金色波浪卷的店员拿起手边那款cos装,友好的一笑。
Asa皱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店员身上的味道——有点像乳酪芝士蛋糕浸在烂桔子汁里的味道。但asa觉得如果能让lucio开心些的话,就买吧。
lucio最近似乎有什么心事。
他很不高兴。似乎也变得危险起来。
Asa抱着大一码的比他还高的圣诞装,一步一步走回家。
有点麻烦,看不见路。
————————————————————————————————
Tom很久才醒来。
醒的时候他看见了伊丽莎白。
“……你又来找我啦,小巴特!”Tom盘着腿和自己幻想出来的这个活着的“asa的妹妹”说话。
“你今天真的要杀掉我哥哥吗。”齐耳黑短发的女生抬起苍白的脸,和她哥哥一样钴蓝的眼睛盯着Tom。
“嗯,是哦!”Tom揉了揉伊丽莎白的头发,把她搂在怀里,“我还要把胡子黏上——就有点像David啦!”
Tom轻轻嗅了一下伊丽莎白的头发,皱眉:“你头发上没有你哥哥那种淡薄荷味道。”
伊丽莎白仰起头,她的眼眶里开始流血:“你从来没爱过我,维克托。”“——是的,你好烦啊,小巴特,但你承认吧,我当年也只是黏了个胡子,勾引你一下,你就爱上我了?”
“但你爱上我哥哥了!”
她的人影突然不见。
“没有。”Tom猛然抬头,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大喊一句:“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他跪倒在地。
浑身是血的伊丽莎白站在房间一角,双手交叠在胸前,真挚的看着他:“你要用同样的那把手枪吗?”
“是的,意式柏莱塔92F型手枪——和那把金斯利型号一样。”Tom团着身子,躺在地板上,直直地看着伊丽莎白的粉色小皮鞋。
“你两个星期前明明有机会杀掉哥哥的。”伊丽莎白的脸突然凑到Tom面前:“你看,你今天还故意黏上了胡子呢。”
“哥哥要是知道杀我们的是同一个人,也会高兴的。”
Tom颤抖着手,在伊丽莎白的脸上蹭蹭,刮下一点血,含在嘴里:“你哥哥今天还穿了薄荷绿色的衬衫哦。等他死了,我也把他摆在正对门的地方。”
“嗯。”
她消失了。
Tom歪着头对着空白的墙壁微微一笑。
我才不会爱上他呢。
我才不会做艾琳做的事情呢。
Tom侧身躺在地上。在冰凉的地板上,他开始抽泣,开始睡去。
他知道自己爱上了Asa Butterfield。
但他必须杀掉他。
————————————————————————————
两周零八个小时前。
————————————
Asa打开了门。
Tom将手枪上膛,背对着Asa。
Asa从背后抱住Tom:“工作结束啦。”
Tom举起了枪:“这是一把意式柏莱塔92F型手枪。”
Asa轻轻把头埋在Tom的肩里:“我太累了。”
“所以如果你是开玩笑的话。别开这样的玩笑了。”
“但如果,你真的是要杀掉我的人,那也没关系。”
“毕竟我身边只有你了。”
Tom转头一笑,“说什么啊asa,我是很激动啦,我小时候就想要一把手枪了。这是朋友送的——用起来还比较顺手。”
Asa偏过头,吻Tom:“Thank u,lucio.”
———————————————————————————————————————————————
——————————
Tom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他被一阵沉重的敲门声惊醒。
开门。
“lucio,你怎么这么晚开门……”面前被圣诞装遮住的男孩再也支撑不住,倒在Tom的怀里。


Chapter 3
“Asa Butterfield?,哦,他呀体质弱,很容易就杀掉的——是你新对象吗?”电话那头的少年欢快地叫着,“以前我还以为要做他的是我呢,啧啧啧,伦敦五分之二的土地——大肥肉啊。”
“多话,哦——对了,你还待在中国吗?chan jame?”Tom默默腹诽这个中文名是多奇怪。
“嗯,怎么了吗?”
“帮我租套房子。别多话。”Tom回头看床上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asa,抽泣一声:“还有……我会寄封信过去,你别看啊。”
电话那头有一阵寂静,良久他只听见一声叹息,“Tom,你怎么了。”
“放心吧,我真的不会犯艾琳的错误的。”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趴在了桌上。
然后他开始想起很多很多事情。
爱,真是世界上最让人无能为力的事了。
Tom还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感动。
在他摸到asa滚烫的额头和冰冷的身体时他就决定并接受了他即将面对的一切。
毕竟吧,asa Butterfield愿意为了给他买个圣诞礼物搞成这个样子。
Tom也很满足了。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他想起常去的咖啡馆。他想起asa和他在摄政街搞的恶作剧。他想起他给asa读莎翁十四行诗时,asa无奈而委屈的笑容,下一秒asa便抱起身边的猫威胁Tom住嘴。
他想起了小时候,他想起了艾琳,他想起了自己的无数个化名。
Tom拿出一张牛皮纸,蘸了点深紫色墨水。
My dearest Asa:
   To the very very best of times.
   Maybe i should say“How are u”first?
手枪:意式柏莱塔92F型
此次任务:Asa Butterfield
要求:死亡
此次化名:Lucio Ginsy
真名:Tom Holland
如你所见,我就是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组织的其中一员。
我得承认。我今天是想动手的。
如果你没忘记两个星期前那件事,那么你就明白了,我早就有机会杀掉你的。
嗯,其实……被世界第一帅气的会表演还会唱会跳的Tom Holland杀掉是不是想想还很激动呀?我觉得被我爱上就更激动了吧hahaha,
——有那么多话想和你说,现在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我杀过很多人,asa。很多很多,包括你妹妹在内。
我很小时候就见过你了,那时候我在孤儿院,我被人欺负,我几乎要死了。然后你救了我,我忘记你说过什么了,当时只觉得很难过。
直接一点,就是自尊被践踏的感觉吧。
说的很乱,别介意,我的小蛋糕。
kissing u。
我觉得我很早就应该爱上你了。大概在——在你抱我的时候吧,我闻到那种淡薄荷味,很香很香——香得让我想流泪。
我这会应该已经死了。
你不要难过哦,我要你活下去,能过上很好的生活——你一定可以的吧,巴特?
我去过很多很多的地方。我看过佛罗伦萨的灯火,在深色帷幕下点亮了整座城市;我看过马赛凌晨一点的街头,下雪的柏油路和路灯下情人的影子,被丢弃的烟头冒着点点的余光和丢失的钱币。我看过苏黎世的绿野,有碧色的清清河流,有金色的岁月光辉。
我喜欢歌女们曼妙的舞姿在白日将近时翩翩而起,我喜欢路过某一座教堂时里面传来的唱诗班天籁。
我喜欢千变万化的世界,人烟阜盛。
我也喜欢可爱的你,在呼吸都要纠结的时代,还坚持着活着。
我的一生短暂而灰暗。
asa,真心感谢着,你让我知道生命里也有春天,你让我知道我也和春天一样。
很多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在对的时间点相遇,你依然会是我的dearest,但我的世界却不在深渊徘徊。
再见asa,我无缘的爱人。
永远爱你的——Tom Holland
(日期略)
Tom默默看着这封信,手越来越颤抖。
一滴泪湿了一行字。
天要黑了。
———————————————————————————————————————————————
——————————
晚上十点的时候,asa醒了,他抬起被Tom一直握着的手,揉了揉Tom的头发:“lucio……”
Tom赶紧抬头,他眨了眨刚刚眯了会还没睡醒的眼睛,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怎么了asa?”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的胡子还没拿下来。
同时,他看到了asa缩小的瞳眸。
他想解释,他想抱住asa。
“啊哈,lucio,你这个胡子真好玩!你还给我这个惊喜啊!”asa突然抱住Tom,扭过头。
“嗯……是的。”
Tom再次哽咽了。
asa和Tom僵持了一会儿。
asa把Tom抱得更紧了。
Tom听见他在哭。
但不知道为什么。


I WANT LOVE , OR DEATH.
(下)
Chapter 1 留得所爱之人,赎万骨枯魂罪
人死后会有很长时间,很长很长。
三天的时间内,Tom打点好了一切。
12.14。
Tom买了一袋李子。
开门。
钴蓝的眸子和笑意盈盈。
将他抱住,并揉乱了打理好的黑发。
“asa。”声音有些沙哑。
“过几天你出国吧,。”
“为什么。”平静,冷淡,而又充满多余分量的疑惑。
Tom很长一段时间内试过形容asa的声音。
被伦敦桥下的一摊冷水浸过的烈火中锻铸的剑。
低沉稳重。铁蹄下泥土的吭声。
“为了保护你,为了你活下去的可能性。”
“你会和我在一起的吧。”asa抬头。
春雨和细叶萌芽时候配上一块戚风蛋糕。
“……”Tom抱住他的脑袋,咧嘴一笑:“当然啦。”
12.15
机场。
很多时候,人的确忘记自己犯过多少罪。
罪与爱的双重抉择就像一口迷幻剂,令人痴迷而沉醉。Tom走在送机的白色大理石地板上,低着头看自己黑色的耐克后跟着的另一双浅蓝色的鞋,他在心里默念着自己的步数,呼吸声,与心跳。他牵着身后男孩的手,牵着自己在时光尽头那双通往另一个世界暂且可以称之为爱的门票,牵着支撑着自己没心肺地咧嘴笑的那位爱人。
牵着最后。
Asa要走的时候,Tom只是歪头看他,“左偏15°。记好了哦!最帅的Tom!”他挑眉,还是忍不住弯下腰笑。
Tom踮起脚,轻轻吻上asa的眼睑:“我喜欢你眼神闪躲时睫毛忽闪,法国有一种大蓝色蝴蝶,就像这种——像——”
怎么说呢,如何说呢,我的爱人。
像月光琉璃在我破碎的心间。像大海歌唱而我却泪流满面。
Asa被人流冲开在登机的机道上。
Tom一直向他伸着手,他无比留恋无比珍爱的那双眼睛里泛泊着欣喜、好奇和不舍。
“Asa!再见!”Tom对他喊。
Asa在人群里使劲点点头,不小心碰到了身后的一位黑发女士。
Asa离得更远了。
Tom终于开始放声大哭,眼泪混着清涕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也听不见任何。
“Asa,你可以原谅我吗?”他嘶哑着尖声。
asa没有回头。他没有听见。
Tom埋下身子。在拥挤的人潮里。
他的哭声被掩埋不见。
———————————————————————————
当周围没有人声嘈杂后。
Tom踉跄着站了起来。
平静。
从背后掏出枪和手机。
:“化名:lucio ginsy,任务失败。”
“砰!”
枪声回响在空荡的机场候机厅。
Tom Holland带着他一身的爱与罪与血。
走到了空白的时间尽头。
——————————————————


I WANT LOVE , OR DEATH.
(下)Chapter 2
【Asa视角与第三视角切换】
我被挤着踏入机舱时,听到身后很远传来lucio的喊声,他问我是否会原谅他。
老实话说我挺惊讶的,从那次买礼物回来,晕倒又醒来后看到还没有来得及把胡子摘去的他时就开始惊讶着。
自以为那天就要死了,但lucio没有杀我——也许他都不叫lucio。
然后他说他要让我活下去。
然后我就在这里。
尽管中间这么多曲折吧,但最后我们还能在一起也很OK啦。我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了起来,反手将蓝色卫衣的兜帽戴在了头上。
没来得及回答他,身后那位黑色头发的女士一直在靠着我的身子,迫使我前行——这让我挺不舒服的。
“呼——”解闷性的挑了挑眉,在拨开一条缝的人群中鱼一样滑到了前头:“反正等过几天lucio到了他给我安排的住所后再把一切说清楚也不迟啊。”
身边的人群大多数是和家人在一起的,他们嬉笑眨眼又或说着些外人不懂的风趣言谈。
凛冬时节的伦敦天空,乌沉的寂瑟的却好似挂着宝石一般在阳光下熠熠生姿的灰色晶块,让人心生烦躁而躁动不安。
Asa坐在靠窗的位置,他看着穹空几千米处才升起的太阳,在洁白的云层后送来铺满金粉的灿灿阳光,渐渐眯起眼睛。
醒来的时候是日落时分——也可能是这里的凌晨。
后来,asa在Tom安排的住所平淡地度过了一生,他知晓了所有,也原谅了所有。
asa的余生里依旧爱着Tom。
他也生活的很好很好。
——————————————————————————————————————————————————————
也许那是比较好的结局。
但是如果要实情相告——
【12.21某架由英国伦敦起飞的客机在某河海处坠毁,机上无一人幸存。】
12.21,当asa有了些睡意,那便很快被尖叫声打破。
——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后面那间机舱里的人似乎都尖叫了起来。
接着自己舱内的后排乘客似乎听到了什么,吓得脸色苍白。
在一片模糊的惊恐面庞里听见了几个音节。
“燃油耗尽,即将坠机。”
泪几乎是一瞬间就流了下来。什么也没干,只是掏出纸和笔。
My dearest lucio:
来不及了,我甚至不知道你能不能拿到这封信,我甚至不知道你姓名。
我马上就要死了。果然你不来杀我那些人也会想法设法的要我死——只是那么多人即将为我陪葬也是挺难过的了。
我知道你要来杀我的。
我是不是很聪明。从看到你黏胡子就知道啦。
很惊讶你没有杀我啊,当时其实我想的是:
我的父母很安全,我的妹妹已经死了。所以如果我能死在你手里,没有牵挂,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我这一生吧,过得实在不太好。
我小时候竭力做着许多善事,长大后也是这样。可是我发现只是讨厌我的人越来越多而已,并没有什么善意的回报。我不明白,到现在也不明白。
没有回报吗?我现在觉得也是有的了。
lucio ginsy,我觉得你应该是喜欢我的吧。
我很庆幸了,我很满足了。
我以为我们再过几天就能在国外好好生活下去的。
我有那么多话想和你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要爱,或者死。】
到死的时候,我算是践行了这句话。
我衷心希望着,我和你,可以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没有过往没有假装,只有岁月悠长。
你收到这封信的可能,大概是微乎其微了吧。
如果收到的话!一定要好好活着!
永远爱你的asa
(日期略)
asa写完最后一行字时,耳膜几乎要被震破他强行按住强烈抖动的右手,逼着自己一字一句的写了下来。他的眼睛被泪糊住——写下的字一定是歪歪扭扭的吧。
最后他从包里抽出一个瓶子。
而最后的最后,在机体爆炸时,Asa Butterfield 用身子护住了那个装信的瓶子。
lucio,再见,我无缘的爱人。
直到asa在死亡的海平线上划出被初升太阳铎上金色的一条戚色的弧线。他都没有知道[Tom Holland]这个名字。
——————————————————————————
海浪浸湿了那片海岸上的米色白沙。
那两封信,至此,下落不明。
而他们最后,也没有看到对方那颗跳跃的热烈的却已死亡的心所表达出的情感。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Tom和Asa。
————————————————————————————————————————————————
【我站在海滩上,听着海鸥悠远的叫鸣。
腥湿的海风、湿黏的细沙还有近在咫尺的灵魂。
艾琳,——(准确一点——黑发艾琳),你现在和姐姐在一起吗。】
                                                       ——节选自《信》小艾琳著
——————————————————————THE END

评论

热度(27)

  1. Bessetk詹白安 转载了此文字
    总是总是总是让我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