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神夏/福华】Always(中)

拥抱

雾宅宅宅:

Summary:如果401在水族馆死的是Sherlock而不是Mary,只有Rosie一个人能看见幽灵Sherlock……


 


前情提要:Rosie改了John的博客,以提示他Sherlock还存在。


感谢朱爸 @朱 给我的配图!



——


05


 


John在电话薄的查找联系人里打错了几遍字母,才拨通Mycroft的电话。他浑身止不住地颤抖,不得不用牙齿咬住嘴唇才能阻止唇瓣的抖动,但他的嘴角却无法抑制地拉高,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的弧度。他不记得自己大概有多少年没这样笑过了,即使是Rosie第一次学会叫他“papa”的时候,他也没这样笑过。他的鼻翼翁动,每一次急促的呼吸都凑成短促的笑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紧张地吞咽口水。手握住手机贴在耳边,手臂和手掌的震颤带动得他脸上有些松弛下来的皮肤都在晃动。他全身唯一没有颤动的地方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甚至一眨不眨地盯住面前的电脑屏幕,仿佛只要他不小心移开了一点视线,他面前的东西就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看见的幻象般随着火柴燃尽而消失在白茫茫的大雪里。


 


而他盯着的东西只是一篇日志、一行字、更准确地说:一个符号。


 


一个感叹号。


 


手机里传来的“嘟”声碰撞到他的耳膜,伴随他快速有力的心跳声在他颅内回荡。他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脏碰撞胸膛的声音,他的心脏激动地一收一缩,像锤子般击打他的胸膛,一下两下三下,频率快到他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动过速猝死。过快的心跳让他开始出汗,脸颊通红,身体的颤动完全没有一点收敛的迹象,但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活过来的感觉。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跟那个男人被手铐锁在一起,牵紧对方的手,奔跑在凌晨的街道上,对抗全世界的感觉。


 


拥有SherlockHolmes的感觉。


 


“Dr. Watson?”电话接通了,Mycroft的声音传来。


 


“他回来了。”John连礼貌地称呼都丢弃了,他直入主题,当发出第一个音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音调因为没能合理地控制住声带而变得过于高亢,“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又骗了我。”


 


“Watson,”Mycroft微不可查地在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内放柔了语调,“他已经死了。我们都确认过了,确认过很多次。”


 


“哈,你又想骗我。”John神经质地抽动嘴角,想转动一下头部,但他还是忍住了,直直地凝视电脑屏幕,“他告诉我了。就是——总之——是他,我——我知道,一定是他。他留下了标记,他……我知道,我知道他会回来的。”很显然他的逻辑不甚清晰,但是管他的,Sherlock Holmes回来了,还有什么更值得让人激动得语无伦次的事吗?John骄傲地扬起下巴,脸上挂着胜利在握的笑,他屏住呼吸,等Mycroft跟他宣布他对了,Sherlock还活着,并且他要回来了。


 


但他等了十几秒钟,对面还是沉默。他手心的汗变冷了,滑得让他得更用力地握紧手机。他的笑容开始僵硬,他深吸一口气,使劲眨眨眼,再重新对焦眼前的屏幕。那个感叹号确实还在。


 


“两分钟之后有车去接你。”Mycroft用这句话结束了沉默和这通电话。John握着传出忙音的手机呆了一会,把手机放下,在衣服上擦干手心的汗,站起来。想了想,他又匆忙地跑到衣柜前,翻出一件新衬衫和前不久刚买的毛衣换上,然后跑进浴室抹了一把自己的短发。屋外已经传来了喇叭声,他有些懊悔地摸了摸自己没刮胡子的下巴,快步走了出去。


 


 


车停在了目的地,John对着后视镜审视了一下自己,扯扯衣服下摆,跟在Mycroft的助理身后走了进去。让他惊讶的是,他没有如同意想之中那样见到Sherlock,只有Mycroft一个人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Sherlock在哪?”他问。


 


“我也想问你同样的问题,Dr.Watson。”Mycroft示意他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Sherlock的消息?”John皱起眉,看见Mycroft摇摇头表示他真的没得到过任何关于Sherlock的消息后,他觉得一股凉意从他的心里升起。不,不会的,那条信息肯定是Sherlock留的,他握紧拳,“那这次他骗人得可够彻底,哈。”他嘴角抽筋般抖动出半个笑容,干干的笑声在空档的房间里回荡。


 


“——他留下的标记?”Holmes家的长子手肘撑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他的眉毛皱起,一边眉头挑高,嘴角既没有上扬也没有下落,眼睛稍微向下垂,盯住John,那像是怜悯、怀疑、期待和疲惫的混合体。John打了个冷战,在身体的震颤中他找回了些思绪,是的,肯定是他。他站起来,走到Mycroft桌前。


 


“借用一下电脑?”


 


“等等。”Mycroft从抽屉里又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用这个。”


 


John快速地输入自己的博客网址,边解释:“我——在那之后——还在写博客,但是我设了密码。”他在输密码时瞥了Mycroft一眼,后者没有对他的密码发表任何意见,“你看这篇,”他指着电脑,“我,我请求他给我一个他活着的提醒。”他吞了口口水,手指颤抖起来,他的声音突然不受控制地拔高了,“这里——这里原本是个句号!”他的语速加快,脸因为激动而开始发红,“就在今天,我发现它变成了感叹号。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但肯定在我上一次发表日志之后。肯定是他,是他留下的,他——”


 


John直起身,手指定定地指着那一行字,深呼吸几次后,他左边嘴角扬起,右边嘴角却向下抿住,脸上的肌肉不断抖动,眼圈发红,形成一副滑稽的、既像哭又像笑的神情,“他还——活着。”他喃喃地说出这句话时就像是一次叹息,压在他心里千百个日夜的黑雾随着这声叹息被呼出来,连同他无法计数的负疚、悲伤、郁结和期望。


 


他还活着。


 


Mycroft没有接话,他还盯着电脑屏幕,脸上的表情却微妙地变了,John紧张地等待着,直到Mycroft向后仰,拨通了电话:“派一队技术员来,紧急事件,红色紧急。”


 


医生活动了一下布满冷汗的手,猛地抽了下鼻子,笑起来:“所以我是对的,对吧,他回来了。Sherlock回来了!”


 


“我只能说我希望是这样,Dr.”英国高官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地镇定,但他的眼里也闪着光。


 


站在一队敲击电脑的工作人员中间,John紧张地在不太宽敞的房间里踱步,向前走几步,瞄一眼电脑屏幕上他看不懂的代码,再转身走几步,向他差点撞到的人致歉。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时,他自己倒是被吓了一跳,窘迫地环顾四周,但没有人看向他,包括背着手站在小队后监督进度的Mycroft。他在裤子上搓搓手心的汗,边走出房间边拿出手机。


 


是Rosie的老师打来的电话,糟糕,他在心中暗自自责,他忘了今天Mary不在家,而他理应去接Rosie。他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当得知Sherlock回来时,他好像一瞬间就回到了很多年前的221B,成为了那个还没有妻女、只一心系在没一刻安分的咨询侦探身上的JohnWatson。在安排好让Mrs.Hudson接Rosie回贝克街后,他挂了电话,走回房间。


 


他走进去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他,被众人视线聚焦的John不知所措地小声解释:“我女儿学校的电话……”而Mycroft打断了他:“我们查到了,修改日志的IP地址——在221B。”


 


John大张着嘴站在原地。他不得不深呼吸几次才能说出话来,“这真是——”他的胸膛起伏,喉咙似乎被过多的空气和喷涌而出的情感给堵塞了,说出的话语断续沙哑,“221B,”他重复,“221B!”他几乎想要张开双臂去拥抱Mycroft,但他还是转为挥舞双臂,在挤满人的办公室里叫出声来,“我就知道是他!”他知道自己的模样肯定十分滑稽,要不为什么连Mycroft都露出了微笑。但他还是冷静地告诉John:“还不能确定。日志修改时间前后,我们都没在贝克街的监控里发现Sherlock。”


 


“拜托,”John笑着摇头,“他可是Sherlock,要躲监控是多容易的事!”


 


“这个IP让我想起我曾经在二楼的电脑里安装过摄像头——但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果它还能正常工作,在电脑开机时,供电能使它同时开始监控。”


 


“你以前在221B装过这种东西?”John抗议道。


 


“——所以,我们正在调取当天电脑的监控录像。”


 


“好吧,好吧。”John表示妥协,当技术人员将监控投影到墙面上时,他深吸一口气,用手做扇子给自己过热的脸颊降温。一阵电流的滋滋声和黑屏过后,彩色的图像出现在墙面上。他的微笑展开——


 


镜头前的不是他预想中的Sherlock,而是他的女儿,Rosie,Rosemund Mary Watson。


 


录像里他的女儿正在等电脑开机,她的双手并拢撑在嘴前,这姿势太过独特而让人熟悉,在此之前,John从没注意到她是那么像Sherlock——他注意到过她的聪慧、出奇优秀的演绎能力、偶尔会变得飞快的语速,但这个小动作才让他真正惊讶起来:她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像Sherlock Holmes?


 


Rosie开始在键盘上打字(“是你的博客的网址。”Mycroft说。但是John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她这个博客),在页面跳转后,她忽然抬起头,向着身边说:“有密码。”她说话的方式如此自然,就像她身边真的有一个人在听,可摄像头拍到的画面里,除了她,空无一人。


 


整个办公室陷入了沉默,一种诡异的、凝固的、压迫性的沉默,如同室内的空气都被压缩成了实体,沉重地填挤在不大的房间里,并且这沉默还在不断膨胀,快把人揉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碎片。唯一发声的只有还在播放的录像。


 


女孩的眼睛盯住身边的空间,眼睛转了转,又毫无征兆地笑起来:“这听起来很自恋。而且很耳熟。”边说着,她边敲打键盘,不多时,便欢呼道:“对了!”


 


John的耳蜗里开始轰鸣。


 


“这——不对——这不对,”他使劲咬紧牙齿来试图驱赶耳内的轰鸣声,“Sherlock肯定在那,在那的某个地方——”


 


“很抱歉,Watson。”Mycroft的声音压得很沉,听起来离他太远了,“很显然, Rosie认为这个地方,”他用手指了指录像上Rosie的身边,“应该有一个人。”


 


“那就是该有一个人!”John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


 


“可从所有迹象来看——尽管摄像头监控的范围不大,但是通过物体的反光、阴影还有其他方面的测写,可以看出来,这个房间里只有她。没有其他人。”


 


“没有Sherlock。”


 


John觉得自己掉进了百米下的深海里,水压和争先恐后涌来的海水往他的头颅里灌。他听不见声音,或许他的耳膜已经被压破了;他看不见光,眼睛酸胀发红,视野里全是无意义的黑色;他头痛欲裂,头骨承受着超出人类骨头所能抵御的压强;他想张开嘴呼吸,而只有咸得过分的海水涌进他嘴里,将他的言语化作一串无声的气泡。


 


“Dr. Watson,Watson!”


 


他猛然从深海里被拉回这间暗不透光的房间。Mycroft正皱眉看着他,他的汗彻底浸湿了头发和身上的衣服,体力透支使他不得不弯下腰,大口地喘气,像一台破旧的鼓风机在竭力运转。但他还是没听见声音,这里确实没有声音了,录像已经被暂停了,他盯住那副画面,他的女儿,他最熟悉的亲人,那张可爱的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在他脑海里不断跟万花筒般放大旋转。


 


“那他肯定是用了别的什么办法——总之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来、来让Rosie知道他。”他还是不肯放弃,看在上天的份上,他从来没放弃过坚持这个想法:坚持Sherlock Holmes肯定会回来。


 


Mycroft有一段时间没说话。John没分辨出这到底是多长时间,或许是几小时,或许只有一秒,他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力,所有的时间在他看来都如此漫长,填补这段漫长时间的只有更为可怕的沉默。


 


然后一个坐在电脑前的男人打破了好似看不见尽头的漫长的沉默,他指着电脑:“监控重新开始工作了,那台电脑又被打开了!”


 


墙面上的录像滋地跳转了,Rosie的脸再次出现在上面。她仰着头,对身边的空气问:“Sherlock,死亡是什么感觉?”


 


 


06


 


贝克街221B的二楼房间里,还没意识到被监控的两个人正在聊天。


 


“你问对人了,”Sherlock笑道,“我可是‘死’过两次、濒死过两次的人。”


 


“你应该听过这句话:‘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在社会中他死了,不再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的死了。’我第一次‘死亡’——假死,是社会意义上的死亡。这对我没什么影响,我并不需要社会认同,这对我造成的唯一不良后果就是让John……”他没讲完这句话,像是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这不常见,Sherlock Holmes从不缺少词汇量。“第一次濒死,我在我的思维宫殿里寻找出路,最终我醒了过来,因为有人告诉我‘John Watson有危险了’。”


 


“——你为这个活下来了?”


 


“其实这说法不准确。”Sherlock咳了一声,“因为那一次Mary给我的子弹并不会真正让我死亡,但我感受到我快死了,所以——”他又咳了一声,就像幽灵会感冒似的。


 


“而我最后死的那次,”他低头瞄了眼自己胸口的位置,“我很……害怕。”


 


他说完这句话后嘴唇紧抿,眼睫毛颤了颤,手指在腿上小幅度地敲打。Rosie爬到椅子上,刚好能够到卷发男人的肩膀。她微踮起脚,拍拍面前的空气:那里该是男人背脊的位置。


 


“不怕了,不怕了。”她用稚嫩的声音安慰他,她的动作很熟练,因为她也那么安慰过她的父亲,在某些她起来上厕所经过客厅的晚上,她的父亲一动不动地坐在黑暗里,如同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那时她就会爬上沙发,用细软的手臂圈住她父亲的脖子,拍拍他的背。


 


她不知道Sherlock最后那次死亡是什么情况,没有人告诉她,也没有人打算告诉她。子弹直接穿过了Sherlock的心脏,很明显,尽管那个女人的枪法没有Mary好,但用枪杀死他比不杀死他容易。而Sherlock努力了,他撑了一天,整一天,他的心电图从波动到平直再到波动,最后还是落为一条不再跳动的直线。他在自己的思维宫殿里奔跑,打转,寻找出路,但没有出路,每一条都是死路。


 


当他的思维宫殿崩塌成一片虚无前,他想,John。


 


对不起,为我给你造成的所有伤害。


 


他知道John会原谅他,但John会永远没法原谅他自己。


 


“我再有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回到221B了。”他接着跟Rosie说,“在你来见我之前,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无聊——无聊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这让我差点承认帮Mycroft数他有多少根必定掉光的头发都是件有趣的事了。”


 


他这个玩笑很糟糕,但他们两都笑了,Rosie笑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去。这时Sherlock突然停住了动作。


 


他走到窗边,往外看了一眼。当他转过头时,Rosie偷偷地咬住了自己的舌头,没去看男人皱起的眉。


 


“你干了什么,Rosie?”Sherlock问。他瞥见女孩靠近电脑的手快速地动了动,“你改了博客。”他用的陈述句。


 


“我只是……”


 


“你不该让John知道!”Sherlock提高声音,他的语气称得上是训斥了,“你不知道这会对他造成多大影响!”


 


Rosie先是委屈地抿抿嘴,然后也毫不示弱地站在椅子上回瞪他:“你也根本不知道你还在这件事对他意味着什么!”


 


他们俩都皱着眉互相瞪视,正当Sherlock想开口说什么时,冲上楼的脚步声打断了他正要说出口的话语。他们转过头,看见来人撑着门框,因为刚刚的跑步而气喘吁吁。


 


“……John。”Sherlock低声叫出这个名字。


 


“他在哪?”John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盯着他的女儿,“Sherlock Holmes——你看见他了吗?”


 


Sherlock踏前一步挡在Rosie跟John之间,但他半透明的身影没能阻挡住Rosie把视线定在她父亲的脸上。她的父亲,John Watson,已经有发福征兆的中年男人,淡金色里掺杂了些许白色的几缕头发散乱地搭在额前,抬头纹和眉间的沟壑深深地刻在他脸上,只有他的眼睛没融入他平凡的中年气质里,他的眼角也堆着皱纹,眼袋有下垂的趋势,但他的蓝色眼睛是年轻的、激动的、充满希望的,那是属于221B的John Watson的眼睛。


 


“我看见他了。”她说。她跳下椅子,走到幽灵身边。Sherlock在对她说“不”,但她还是继续说下去了,“他就在这。”


 


John瞪大眼睛,直起身:“他在哪?”


 


“这里。”Rosie比划着身边那团空气的形状,“就在我旁边。”John快速地转动着眼珠,扫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在没看见任何线索后,他甚至向前跨了两步,伸出手去触摸Rosie身边的空间,好像Sherlock能隐身在那似的。他的手穿过了幽灵的心脏,而Sherlock的表情就如同他真的被击中了心脏,隐忍着痛苦。


 


那双蓝眼睛不再像年轻人那样活泼地跳跃了,John缓缓地垂下眼,收回手:“这没有人。”


 


“听着,爸,”女孩语速飞快地补充,“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我能看见Sherlock,他的灵魂。只有我能看见,但他确实在这!”她伸直了胳膊比划,“这儿,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六英尺高……”


 


“这没人,Rosie。”


 


“不,他在这!”Rosie拔高了声音,“他告诉了我很多事。我在帮他研究他为什么能存在,他……”


 


“这是你的幻想!”John高声打断她,他握紧拳头,胸膛起伏,脸涨得通红,Rosie从没见过他那么生气,“这里没人!没有Sherlock Holmes!”


 


他身后站着Mycroft、Mrs. Hudson和闻讯赶来的Mary。Mary上前抱住女孩,低声说:“Rosie,我们先回家。”


 


“不!”小女孩挣扎着,“他是真的!为什么你不相信?他在这等了你很久!”


 


“那你告诉我,”John用力咬了一下舌头来让自己能尽量平静地讲完一句话,“你让他告诉我,在他假死回来,我告诉他我请求过他别死之后,他说了什么?”他闪烁的蓝眼睛盯着自己的女儿,还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说了什么?”


 


“你说了什么?”Rosie挣脱Mary的手臂,急切地仰头向幽灵发问。


 


Sherlock低垂着眼看她,灰绿色的眼眸毫无生气。他摇摇头,一言不发。女孩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掉下来,但她还是坚持不懈地追问:“你说了什么,Sherlock?告诉我!”她慌张起来,无措地望向自己的父亲,试图找到一个解释:“或许他是忘了……”她没说完,因为她知道这个理由不能成立。Sherlock Holmes不会忘记。


 


John深吸了一口气,听起来他的鼻子堵住了。他咬紧牙关,不去看自己的女儿。“先带她回去吧,Mary。”他说。


 


“不!”Rosie被她做前特工的母亲抱了起来往外走,她的视线钉在只有她能看见的幽灵身上,“拜托,Sherlock,告诉我!告诉他……这很重要……拜托……”


 


在她被抱离房间的最后一刻,她看见Sherlock无声地说:“抱歉,Rosie。”


 


 


楼下传来汽车的关门声,Rosie的哭喊声远了,John还站在那儿,背对楼梯口,一动不动。Mrs. Hudson向前走一步,正想说点什么,John先开口了:“让我一个人待会……拜托了。”Mycroft拉住还想说话的Mrs. Hudson,走下楼梯。


 


John一个人站着。天开始黑了,暖黄色的灯光从一楼照到楼梯间里,给他的背影染上一丝暖色。但他的面容被完全地罩在黑暗里。如同他的灵魂也不再属于他的身体,只剩他的空洞的躯壳立在这,若不是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他简直就跟整房间的死物毫无区别。Sherlock站在他面前,也一动不动,他甚至连呼吸都不需要。


 


当月光十分不易地透过窗帘投在John身上时,John猛地吸了一下鼻子。


 


“Sherlock。”他叫了一声。他的声音穿过幽灵的影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撞上墙壁又返回。这像是一个声控开关,他开始动了。他缓慢地佝偻起脊背,左手手臂抬起,手撑住额头。他的脸处在更深的阴影里了。而当听见John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抽泣声,Sherlock才意识到,他哭了。


 


John Watson在哭。


 


他没见过John哭。John,他不像Sherlock或者Mycroft那样将感情摒弃在一边,相反地,他的感情充沛,太过容易被打动。但Sherlock从没见到过John哭。John Watson在他面前从不流泪,即使是在他的墓碑前,即使是再结婚仪式上他拥抱他,即使经历了这么多事——当John认为Sherlock能看见他时,他从不哭。他可以接受自己表现得不聪明,冲动,愤怒,但他永远在Sherlock面前保持着军人的坚强。


 


而现在他在哭。


 


Sherlock迈前了一步,他跟John的距离很近了,他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放在John因为低头而从衬衫里露出的一截脖颈后,同时另一只手用力地、却同时也没能让人感到任何力道地握住John的手臂,然后顺着他的手臂,抚过他的肩膀和后背。


 


Sherlock并不特别排斥肢体接触,但他很少接触过拥抱,也从没拥抱过别人。他回想着唯一一次印在他记忆里的那次拥抱,在John的婚礼上,John拉过他,手搭在他的颈后,温暖又有力。那次他听见John的呼吸在他耳边停滞了一会,像是微弱的抽泣。他意识到那时JohnWatson想哭。


 


他模仿着记忆里John的动作,他的学习能力一向很强,他想自己能做得很好,如果他有实体和温度的话。


 


他听见John用夹杂在抽泣中、几乎无法察觉的气声说:“Sherlock,求你,停止……死亡。”


 


一串眼泪被在月光里被反射出钻石般的光,穿过Sherlock的身体掉在了地毯上,晕开几个深色的水印。Sherlock拍拍他的背。


 


“我听到了。”他说。


 


但没人听见Sherlock Holmes说的这句话。


也没人知道Sherlock Holmes曾那么温柔地学着拥抱一个人。


 


——TBC——


*关于为什么Sherlock不让John知道自己存在,参照我跟老朱的聊天记录:



仅为个人对角色的理解。你不认同也没办法反正我喜欢。


*我终于把执念的因为设定里401侦探就死了所以没出现的402拥抱给补上来了!


*别弃坑不看下啊,下没那么虐了真的!


*求评论。


*以及关于always的出本意向调查,可能加番外有4W,有想要的吗?

评论

热度(235)

  1. Bessetk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
    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