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神夏/福华】Always(上,正剧向)

雾宅宅宅:

Summary:如果401在水族馆死的是Sherlock而不是Mary,只有Rosie一个人能看见幽灵Sherlock……


预警:如上可见的主要人物死亡。 但是求你们点进来看一看好不好,真的不是(非常)虐啊!


已完结


  最后有印调


——————


01


 


Rosie有一个秘密。一个非常重要、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她能看见Sherlock Holmes。


 


她不是指她的父母给她看的照片或者影碟,也不是指他们带她去的那块墓地,她是指,她能看见真正的、会动的、会跟她说话的Sherlock Holmes。


 


那个穿长风衣的男人第一次出现在她的记忆里,是她三岁多时,她的父母带她去了贝克街221B。那时她才刚记事不久,所以也是她第一次记得221B。那儿离她家不远不近,开车大约要用上四十分钟,一路上她扒着车窗,用小孩子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的眼光打量沿路的楼房。迎接他们的是她的教母Mrs. Hudson,她经常去看Rosie,因而 Rosie早就记住了她。Mary把车停在街边,Mrs. Hudson邀请他们进去,携妻带女的男人犹豫片刻,才点点头,跟随老妇人踏进房门。


 


三个大人坐在桌边聊天,坐不住的Rosie偷偷跑开,出于探索心,她有些艰难地迈着小短腿、手脚并用地爬上了二楼楼梯。这花了她不少力气,当她终于出现在二楼房间门口时,在没有拉开窗帘的黑暗中,她看见有一个男人坐在正朝门的沙发上。他双手指尖并拢抵住下巴,饶有兴趣地盯住小女孩满头金发的小脑袋出现在他视野里。


 


“Rosemund Mary Watson。”卷发男人颇为肯定地开口。


 


“你是谁?”Rosie走近沙发,仰头问道。


 


“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他低头对上女孩蓝色的眼睛,“John终于带你来了。是Mary劝他来的。考虑到他经历过的事情和他的心理状态,他现在才来情有可原。但我希望他能早点来,等待太无聊了。”


 


只有三岁多的孩子努力眨眨眼,还是没能明白这一串语速过快的话语,于是她坚持地问自己的问题:“你是谁?”


 


“哦,即使是最笨的Holmes家的小孩都应该要提出更高级点的问题了,虽然你是John的女儿。”男人站起身,扯扯身上的长风衣,把它拉平整,直直地看向楼梯口。Rosie听见有上楼的脚步声,伴随着Mrs. Hudson的声音:“我没有租出上面的房子。Mycroft带人来收拾过东西,但大体还是原来那样……”他们正在上楼,她父亲走路的声音听起来一重一轻,从今早他们决定来贝克街开始,John的腿就有些一瘸一拐,所以开车都是Mary代劳的。


 


受了委屈的小女孩跑到楼梯口,问她的父亲:“那个男人是谁?”正绕过楼梯拐角的人站住,抬头怔怔地盯着他女儿,Rosie又重复一遍:“那个卷头发的男人是谁?”


 


John Watson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他放开原本扶住的楼梯扶手,快速地大跨步跑上楼梯,冲进二楼房间,高声大喊:“Sherlock!”但没人回他。Rosie往旁边让了一步,险些被她父亲撞到。她从没看过自己父亲这个样子。她的父亲,在她刚记事不久的记忆里,是个平凡的中年人,过着平淡的生活。定时去看心理医生,离家时亲吻妻子的额头,微笑着跟邻居打招呼,抱她在院子里玩耍。安静的夜晚里他偶尔会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发呆,手扶住额头,沉默得像燃尽了的火堆。


 


而他现在就像那堆火又燃起来了,他的眼底跳动着Rosie还不明白的情绪,炙热得如同一场爆炸。


 


他打开卧室门、浴室门、厨房门,他翻找衣柜、桌底、甚至是摆满书的书柜,他喊道:“Sherlock,出来,我原谅你又装死!”随后跑上来的Mary和Mrs. Hudson也在房间里到处翻找,直到翻遍所有地方,他们重新回到客厅,Rosie像是被吓住了,呆呆地望着他们。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到处寻找,明明那个男人就在那儿,站在壁炉边,一动不动、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跑来跑去,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他的嘴紧抿着,嘴角向下,眼帘低垂,眉间皱起沟壑。Rosie抬起小小的胳膊,指向壁炉边上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就是他呀,爸爸。”她说。


 


John转过头去,在客厅中央茫然地站了不知多久,接着环顾四周,把视线钉在壁炉上方。他缓慢地走过去,腿一瘸一拐。现在,Rosie看见她的父亲跟那个不知名的人离得很近了,近得伸出手就能拥抱。站在那的高个子紧张地往后靠了靠,睫毛微微颤抖。


 


她的父亲真的伸出了手。


 


然后那只手穿过了那个人,拿起挂在壁炉墙上的一张照片。Rosie惊异地睁大眼,看着被一只手从身体中间穿过的人。现在那个人又回到了原来的表情,绿色的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人。John一点点往后退,直到退到红色沙发旁边,像被绊倒似地跌进满是尘埃的沙发里。他的眼里残留着爆炸后的废墟,被浇灭的希望如同眼泪。


 


许久,他拉过Rosie,给她看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父亲,笑得开怀,另一个是壁炉前的男人,穿着跟现在一样的黑色大衣,似乎不太情愿照相,但也把手搭在她父亲身上,露出一个笑容。


 


“这是Sherlock,”她的父亲说,“Sherlock Holmes,你的教父……我最好的朋友。”他垂下头,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扶住额头,遮住眼睛。照片从他的手里滑落下来。Mary在他身后,手放在他肩上。Rosie看见Sherlock蹲下来,似乎想伸出手拥抱John,又把手伸向那张照片试图把它捡起来,而他的手拿不住照片。


 


Rosie把照片捡了起来,放回她父亲的膝盖上。她的教父虚拍了一下她的头,微笑道:“好孩子。”


 


 


02


 


Rosie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看不见Sherlock Holmes,为什么他们要这么疯狂地寻找他,为什么他们都看起来那么悲伤。但从那以后,她的父亲开始跟她讲Sherlock Holmes。讲他们的历险,讲Sherlock是多么聪明得让人讨厌,讲Sherlock是多么勇敢得让人怀念,讲他如何来,如何走。那些故事听起来很遥远,如同跌宕起伏的电影,跟他们的生活太不相关。


 


她会问她的父亲:“爸爸,你用枪杀过人?”“你去破过很多案子?”“你被很多警察追?”多不可思议!这个闲暇里最多看看报纸写写博客,走路慢悠悠,庸庸度日的中年人,曾有过那么精彩的历险吗?她差点怀疑是自己父亲在用故事书骗她。而John无奈地笑道:“是啊,我曾经是。”


 


在燃剩灰烬前,他也曾是一团火焰。


 


但他们没有再去过贝克街,Rosie也没有再见过Sherlock Holmes。她在成长的过程中懵懵懂懂地试图理解她父亲讲的故事,也有些怀疑自己当初见到的是不是幻觉而已。直到有一天,她的父母给她换上了黑色的衣服。她讨厌黑色,于是瘪着嘴不高兴,但她的父母没有妥协。他们也穿着黑衣,表情严肃。


 


那天,他们再次去了贝克街。这次他们一起上了二楼,Rosie一眼就看见那个男人还在那儿,真实得很。他还穿着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大衣,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他们出现在楼梯口。他的目光在John身上停留五秒,扫过Mary和Mrs. Hudson,最后停留在小女孩脸上,跟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几天我又打扫了一下。”Mrs.Hudson说,“今天Molly也来了,晚点Mycroft和Greg应该也会来。”她的声音落下后,没人再接话。一排大人静默地站在因为少了一个重要的人而显得太过空旷的房间里,只有Rosie在悄悄地跟Sherlock做鬼脸。


 


John缓慢地走到Sherlock之前常坐的黑色沙发前,伸出手拍拍沙发背,些许在打扫中逃脱的微尘在阳光中扬起。他深呼吸一口气,开口:“这是……第四年。Sherlock。”


 


“上次你装死的时候,我祈求你给我一个奇迹……你听见了。我还想再,”他喉咙仿佛被堵住了,连吞咽空气都艰难,“再求你一次。”他的声音带着鼻音,每次沉重的呼吸都像微弱的抽泣。


 


“不,要,”他停顿很久,胸膛激烈地起伏,Mary走过去,握住他颤抖的手,他从快噎死自己的情绪里挤出最后一个词,“死。”


 


不要死,Sherlock。


 


他知道自己或许是太过贪心,但得到过一次恩赐的人总是会止不住地祈祷第二次奇迹。他值得这个奇迹,不是John Watson值得,而是Sherlock Holmes值得。他是这世上最聪明、最美好、最伟大的人,他值得活着。


 


他应该要活着。


 


Rosie看见卷发男人伸手,小心地覆盖在John放在沙发背上的手上。John垂头站在那儿,如同被抽去了生气的木偶,空洞僵硬。过了许久,他咬咬嘴唇,加上最后一句话。


 


“我很想你,Sherlock。”


 


只有Rosie听见了那句回答。


 


“我也很想你,John。”


 


 


03


 


Rosie长到六岁时,去看Sherlock的机会就多了很多。


 


John和Mary重新开始了诊所的工作。这是一份再正常不过的工作,没有凶/杀、jin察、手/枪,没有凌晨在大街上的奔跑、令人心惊胆战的意外和层层相扣的阴谋,没有敌人、士兵和战场——没有Sherlock Holmes。


 


他们有时忙得没法好好照顾Rosie,而愿意接替他们来带带这个聪明可爱的小女孩的人多得要排队:毒枭的前任妻子、Rosie的教母Mrs. Hudson,女孩的另一个教母Molly,自称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的苏格兰场警长Greg,分分钟掌握大英帝国生死的高级官员Mycroft。他们激烈地竞争对Rosie的临时照看权,Mycroft甚至使出过临时外派Greg去办一个千里之外的案子的损招。但决定权还是在Rosie手里,而Rosie最喜欢去的是Mrs. Hudson家。倒不是说Mrs. Hudson跟她玩的游戏比Molly好玩,也不是她照顾得比Greg更细致,甚至不是她家的茶点比Mycroft提供的好吃(她得承认,Mycroft的甜点最好吃了),而是因为她可以去221B,去见Sherlock Holmes。


 


跟Mrs. Hudson聊过一会之后,她就会爬上空旷的二楼,老太太把茶点送过来之后,她称自己要看书,摆出最为可爱、让人无法拒绝的神情,请她的教母在楼下就好。等Mrs. Hudson在楼下坐定看电视,Rosie坐在被仔细保养了的红色沙发上,书摊在膝盖上,学着对面的人,双手交叉放在下巴前,稚嫩的脸上试图装出严肃思考的神情。


 


“Sherlock,”她最开始问过,“爸爸和妈妈说你已经死了,为什么我看得见你?”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超自然科学、宇宙构成、磁场、神秘学等多个领域。在我属于客观可触摸物质存在时——”


 


“你是说在你死之前?”


 


“——这是一种不够严谨的表述,但按你们的理解,差不多。在我死前,我不太关注这方面的研究,因为我接触的所有死亡案例都没有任何线索显示人死之后还存在,否则我早会注意到死亡之间的联系。在客观意义上我已经死亡了,而出于某种原因你能看得见我。我还没找出准确答案,毕竟我现在不能翻阅任何东西,也不能离开221B……”


 


“所以你是一个只有我才看得见的幽灵?”Rosie打断他的话。Sherlock一愣,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酷!”小女孩举起手,“击个掌!”


 


幽灵侦探歪头盯着她小小的手掌,然后伸出手去,将他半透明的、没有实体的手放在孩子高举的手前,看起来就像他真的接触到了她的手。这次击掌没有声音、没有触感,但他们确实感觉到了温度,从他们手掌相接的地方开始,暖意蔓延开来。


 


“酷。”Sherlock声音上扬,笑着模仿Rosie的语调。


 


 


Sherlock并没有特意叮嘱Rosie不能说出去“幽灵侦探”这回事,但Rosie把这当成是专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仔细揣好,像她藏着一颗全世界最好吃的糖果。秘密,早慧的小女孩得意地想,这是她自己的秘密。有了秘密,就是成长了一步,她会多快成长得像Sherlock一样呢?她到什么时候才能成长到足够触碰Sherlock的思维宫殿、Mrs. Hudson的红色跑车、她母亲躲在裙摆下的手枪、和她父亲时常对着发呆的日志?


 


只有她看得见的幽灵总是指使她做事,像他曾经毫不客气地指使John一样。他狠狠地嘲笑了John给小女孩买的故事书,让她丢下那些印着彩色小动物图案的童话,去帮他翻阅堆得比女孩自己更高的大部头。Rosie费力地抱起一本她根据侦探的指示、拜托Mycroft弄来的古老书籍,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膝头,翻开陈旧的书页。


 


“神秘学哲学……阿格里帕……”Rosie吃力地读出对她的年龄来说太过高深的词句,小小的手指点过一个个字母。而坐在她身边看书的Sherlock丝毫没顾及她遇到的阅读困难,一目十行地看完一页,挥手道:“翻页。”Rosie只好放弃自己刚读了两个单词的章节,帮没办法碰触东西的幽灵翻页。


 


尽管她早慧得很——虽然在Holmes家兄弟看来可能还得再加努力,Rosie也还只是个被父母宠成小公主的小女孩。她也偶尔耍小孩子脾气,瘪嘴罢工,气鼓鼓地瞪着Sherlock:“你都已经死了,看这些有什么用!”


 


卷发男人的动作一滞。他嘴唇紧抿,眉毛没皱起来,却像是连皱眉的力气都没有似地耷拉在宽而长的额头上。他那双显微镜般能迅速找出所有线索的眼睛垂下来,盯住金发女孩跟她父亲一样的蓝色眼睛。Rosie立刻后悔了,她眨眨眼,鼓起的脸颊收了回来,可怜巴巴地露出一个祈求原谅的微笑:“对不起……”


 


“——我需要搞明白,”Sherlock的手压在那本书上,“我到底为什么存在、以及怎样会消失。我不知道这是否算第二次活的机会,如果是,我该不该告诉他们:Mrs. Hudson, Molly, Mary, Mycroft……John。但假设他们知道我存在,我得保证我不会突然消失。至少,不是再一次(Not again)。”


 


他喃喃地再次重复了一遍:“……不能是再一次(Not again)。”


 


 


Rosie再没在这件事上跟Sherlock顶过嘴。她认认真真地研读那些书籍,一手给Sherlock翻书,一手捧着侦探已经看完的另一本书努力去理解里面讲的东西。不去221B时,她也在自己房间里堆了一整个书柜的大部头,拒绝了她父母给她买的童话故事书。John最初担心地在她书桌前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被Mary劝服了——他们的女儿确实聪明过头,可他们没必要抑制她的聪慧,只需要把她引导成一个好人。


 


小女孩的阅读速度渐渐能跟上Sherlock了,她甚至还能跟Sherlock研究问题,或者帮幽灵做一些不太危险的实验。


 


一天她带着些自豪地跟Sherlock说:“我听见爸爸和妈妈说我很像Sherlock。”


 


正在看书的男人停下来,回望女孩蓝色的眼睛,接着告诉她:“不,你比我更好。”


 


突然收到夸奖的Rosie不确定地眨眨眼:“可我还没你那么聪明。”


 


“这跟智商没关系,”侦探认真地说,“你父亲是这世上最好的人。而我可能比你聪明——在这方面我从不谦虚,但你是比我更好的人。John确保了你是个更好的人,比我更好得多。”


 


“不,”Rosie摇头反对,“爸爸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Sherlock……你曾是(were)这世界上最好的人。”


 


幽灵张张嘴,最后低下头笑了笑:“我希望我能跟他说谢谢。”


 


 


04


 


他们也会闲聊。他们聊各种各样的东西,窗户对角的那辆车载过什么样的人,Rosie的语文老师能被演绎出的失败婚姻,飞机在伦敦坠落的可能性,Mary做的早餐变了样式,以及John。


 


Sherlock经常会问起John,他每次都坐直了,身体向前倾,双手合十,认真地听Rosie给他描述中年男人平淡无奇的生活,如同在解决世界上最精彩的案件。譬如今天John修剪了草坪,他跟Rosie种了棵树,他反对Mary养一只猫,他定期去看心理医生,他的诊所来了一个讨厌的病人,他的腿不再那么频繁地痛了,他坐在窗前发呆,他打开电脑写东西。


 


Sherlock有时会插嘴,譬如山核桃树要怎么照料,养猫或许对John的心理状况有好处,他看心理医生的频率下降了,提防那个病人的传染病,别让他发呆太久,Rosie,去找他玩……


 


他还在写博客?


 


“什么博客?”Rosie撑着下巴问,“爸爸从来不让我们看他在写什么。”


 


“那让我们来看看。”侦探利落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向积灰的电脑挥手,“开机,Rosie。”


 


许久未用的电脑被打开电源,机械零件发出细微的轰鸣。The Blog of Dr. John H Watson,Rosie跟随幽灵的指挥敲下字母,界面跳转,女孩发出懊恼的声音:“有密码。”


 


“哦,John的密码相当于没设过。”Sherlock耸耸肩,“输入,SHERLOKED。”


 


“这听起来很自恋。”女孩笑道,“而且很耳熟。”


 


“如果John给你讲过那个女人的故事,那确实很耳熟。”


 


“对了!”Rosie欢呼道。


 


“这可是个很没新意的密码。”


 


“——因为他们都很爱你。”


 


侦探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他盯住屏幕,上面的博客更新只在不久之前。


 


“从The Sign of Three*那篇之后开始看。”Sherlock指挥Rosie往下拉。Rosie滚动的鼠标停下时,显示的那篇日志发布于七年前。


 


 


[1]


对,我又开始写博客了。这是水族馆事件过后的第四十七天,我花了四十七天才发出这篇博客。在这之前,我去看了心理医生,我感觉我一生都摆脱不了心理医生了,世上总是有这么多糟糕透顶的事。我收到了跟之前一样的建议:写博客,继续写博客。


 


我用一个月的时间重新看了我的博客,一遍又一遍。这个博客上的最后一篇日志是Sherlock写的,我把那篇日志看了大概有几百遍,播放最后的视频,回想他在婚礼上的样子。还有我在Sherlock假死后写的日志,现在看来让人感觉很奇怪。我是说,一个人有多少机会给同一个人写两次悼文?


 


上次我相信他已经死了,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而我得向前走,有个新的开始。但他回来了,把所有的一切又都带了回来,让我再次投入到那些冒险里。


 


所以,这次我不会再这么容易被骗了,Sherlock。我把博客设置了密码,只有我能看见,但你总能破解我的密码,毕竟,你可是Sherlock Holmes


 


我相信你还没死。如果你能看到这个日志——你肯定能看到这个日志,对吧。你上次装死回来还嘲笑了我的日志,让我恨不得再给你补上一拳。


 


如果你能看到,Sherlock……请至少给我一个你还活着的提醒。即使你在我的日志上加非常多可笑的感叹号,我也会原谅你的。


 


 


Rosie了解Sherlock的阅读速度,他能在十秒内读完这篇短短的博客,所以当她自然而然地想要翻页时,她被Sherlock阻止了。


 


“等等,”男人虚按住她握着鼠标的手,“再等等。”


 


他的声音缓慢低沉。


 


 


[2]


好吧,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你总是喜欢这么干。我不知道你这次装死又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相信你,我永远相信你。等你回来,等你回来我还是会给你一拳。


 


[3]


这篇日志写于凌晨三点。


 


Mary和Rosie在卧室睡觉。刚刚我和Mary吵了一架,在晚上听到响动时,我第一反应是抽出枕头下面的手枪,我做出这动作比Mary还快。来的是一个人跑过来的Rosie,她才两岁多,呆呆地站在我们床边看着我和我手里的枪,然后开始大哭。


 


Mary边哄她边指责我不该把枪放在枕头下,尽管我知道她在床单下也藏了一把枪。她说我太过敏感了,会吓到孩子。但经历过那些事之后,我怎么能控制自己不敏感……不害怕?


 


我差不多每晚都会梦见你,梦见你在水族馆,梦见枪声,梦见血。惊醒之后我会背对Mary,握住枕头下那把枪,如果我那时候能早些开枪保护你……


 


告诉我,我该怎么控制,Sherlock?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可是Sherlock Holmes


 


[4]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Mary。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不只是她的错。


 


但你因她而死。


 


如果不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有时候我会这么想,Sherlock。如果Mary没出现,我应该还会跟你住在221B,东奔西跑,解决各种各样的案子,在这个博客上公开更新我们的事迹。但看看我,看看我们变成了什么样。


 


然而这么想也让我感到愧疚和罪恶,我不应该把这一切归咎于Mary。毕竟,我选择了她。


 


可是,我能够接受她曾经的秘密身份,却不能接受她的秘密身份让你离开。你是如此重要,Sherlock。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毫无隔阂地爱她,我们之间横亘着你的死亡,这是比她的秘密身份还要大无数倍的鸿沟。


 


所以,请回来吧,Sherlock。为了我,为了Mary,为了所有的一切。


 


[5]


今天我们带Rosie去了221B


 


她一开始问我“那个卷发男人是谁”,我还以为你回来了。我以为只要我冲上楼,就能看见你个混蛋坐在沙发上,挂着该死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微笑跟我们打招呼。我想我会冲上去狠狠地抱住你,用力拍打你的背,勒住你的脖子,直到你大声地咳嗽——这还是轻的了,Sherlock。天知道我想象过多少次你回来的场景,我甚至已经在想象中仔细衡量过拥抱你的力度。我可是个医生,我知道怎么给你一个既能让你罪有应得、又不会给你造成实质伤害的拥抱。


 


然后我会说“欢迎回来,Sherlock。”伴随激动、狂喜、心安和愤怒。


但是你不在。


Rosie看见我们的照片了,她问我你是谁。


 


你真该来看看Rosie,她已经有你膝盖那么高了。她乖巧聪明得让Mycroft和Greg都喜欢,我打赌你也会喜欢上她的,你可是在她还是个要用尿布的婴儿时就抱过她了。


 


你可是她的教父,Sherlock。如果你回来晚了,该错过多少她的成长?


 


 


“你没有错过我的成长。”Rosie轻声说。等她感觉到Sherlock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她偏过头,注视着幽灵绿色的眼睛,稚嫩的嗓音却认真得很,“我最喜欢你了,Sherlock。”


 


侦探的嘴角上扬,手放在Rosie头上作势揉揉她金色的头发。楼下传来汽车行驶而来的声音,Sherlock和Rosie都很熟悉这辆汽车的引擎声。男人走到窗边,凝视从街角驶来的汽车。运气好的话,会是John来接Rosie,而Sherlock就能借此机会看一眼他——只有这样的机会,他才能看一眼John。因为John从不会上楼来。他凝望着从车里钻出来的男人,他开始有些显出老态,额头上的抬头纹深了,疏于锻炼的小肚腩在外套下也没完全躲藏住。他在221B的门前站定,低头看看台阶,又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二楼的窗户。如果他能像他的女儿一样能看见幽灵,那他就会对上Sherlock那双低垂的眼,看清那平静的浅绿色表面下暗涌的情绪。


 


“Rosie,你该关电脑下去了。”Sherlock头也不回。


 


“好。”Rosie清脆地答应道。她再瞄了一眼Sherlock,确定他还会再将所有心神集中在楼下几秒,女孩迅速地打开博客编辑页面,在他们最开始看的那篇日志后,加了个小小的感叹号。


 


如果你能看到,Sherlock……请至少给我一个你还活着的提醒。即使你在我的日志上加非常多可笑的感叹号,我也会原谅你的!


 


“拜,Sherlock。”她朝窗边的背影挥挥手,然后按下了关机键。


 


——TBC——
我要特别讲一声这个虐死的脑洞来自这个人 @朱 


这七八千字我写了一个月,所以还是决定把这篇分上下发……下大概还要再等久点,但是我真的不会坑的!


这是我入神夏以来写得最用心的一篇福华文,在写的过程中自己的心态、对角色的看法和对剧情的预测也在不停变化。


真的希望大家能喜欢,给我点评论和心心蓝手qwq 认真的评论和心心蓝手是写文的动力!


一点剧透:


华生坚信夏洛克回来了。他冲去问麦考夫,但麦考夫告诉他夏洛克真的死了……

评论

热度(426)

  1. Bessetk雾宅宅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