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HW.小提琴

“现在他就坐在我面前,以后他不会接案子了,他只会一直坐在我面前。”

铭时一米八_:

*(网易云)On The Nature of Dayligh


Sherlock在房里拉着琴。


 


悠长的柔音擦过琴弦滑入空气,上下起伏着,如山间鹅卵石上浮浅的一层溪水流进医生耳中。面容柔和的中年男人在卧室里叠好衣服,一件件把它们放进衣柜。


 


“你可以让Mrs.Hudson来做这个,Watson。”


 


John的微笑一如从前宽和温厚,他习以为常也自知无用地反驳:“她是我们的房东,不是保姆。”


 


琴声在空气里缓缓流动。


 


“多久没看到你认真拉琴了呢?”John把自己砸进专属的单人沙发,皮质沙发下的海绵弹了弹,发出舒适的喟叹。


 


侦探依旧站在窗前。那柄小提琴是John去年送的礼物,不是什么大师级的作品,侧板上有他自己去学刻的英文字符。


 


“Sherlock。”


 


医生突然叫他:“过来这儿,陪我坐坐。”


 


为什么要陪你坐坐?咨询侦探侧过头眯起眼睛,也许在质疑“坐坐”这种活动的必要性和意义所在。但他只是沉吟了一会,就乖乖地走到自己的那张沙发边;他的双臂仍然抬着,琴弦与弓毛还在摩擦。


 


John的后背仰到沙发靠背上,双手搭着两侧扶手,选择了一个最适合单人沙发的姿势。而Sherlock坐在松软沙发上的样子像是依旧站着,背脊挺直,低音弦在绷紧的马尾毛下轻轻颤动。


 


“真难得,”John头扬起来,脖子和后脑勺也契合上沙发的弧线,“你有多久没去工作了呢?这么长的空窗期,你竟然还有心情站在这里,而不是……”


 


侦探的双眼和他单薄的嘴唇一样阖闭着,左手按着琴弦的指尖灵活有力地变幻。


 


“而不是去吸毒或者怂恿别人犯罪。”医生动了动身子换个姿势,自顾自接上自己的话。


 


“你为什么不去破案呢?”他继续自言自语。


 


“或者可以找些别的事情做,比如说,找个工作。噢天啊我在说什么?”John无语地瘪瘪嘴。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丰满婉转的长音连弓滑到脚下,再顺着毛呢裤腿攀爬而上。


 


“这首曲子叫什么?”医生问他。


 


侦探终于愿意张开他的嘴巴了。他回答:“Daylight。*”


 


John也把眼皮合上。“真好听。”他说。


 


又过了一会,医生的声音又响起来:“你真的不去接个案子吗?”


 


“你的脑子也许出了点什么问题。”Sherlock的语气刻薄又尖锐,“不是我‘去接个案子’,而是‘案子来找我’,我才有可能‘接个案子’。我是咨询侦探,不是那种为了赚下一顿饭钱而四处奔波劳碌的低级雇佣调查员。”他手里的琴没有因为主人喉咙里快速发出的一连串尖刻话语而动摇,每一个音符都稳稳落在五线谱上。


 


“现在可没有人来找我咨询了。过气的侦探,uh?”


 


“过气?得了吧……你可不知道Lestrade有多想念你,苏格兰场的警察们忙得快要全体失去发际线了。”像你哥哥那样?John打趣道。想起警官们站在防护线外看着他和Sherlock忙活的那幅无可奈何干站着的滑稽场景。


 


Sherlock没有把对话进行下去。他心平气静,专心致志地完成他的演奏。


 


这是首平和舒缓的琴曲。Sherlock在小提琴上的造诣也许只比他演绎的水平低一点点——只是一点点。John始终认为Sherlock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杰出的侦探,但对于他是不是那位最杰出的小提琴家,这个John就不能十分肯定地打包票了。这种评价:“小提琴演奏水平只比Sherlock Holmes的探案水平低一点点”,已经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褒奖了。


 


John在这个悠闲平常的午后,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椅里,享受着友人特供的独奏。


 


没有血淋淋的尸体,没有砰砰作响的枪支,没有层出不穷稀奇古怪的作案手法和和令人感慨的纠葛过往,没有没日没夜的担惊受怕,战场、硝烟、数不清的死亡和流不完的热泪……


 


Sherlock就坐在他的对面,拉着小提琴。


 


“Sherlock?”John再次叫他的名字,“可以换首曲子吗?”


 


高大的男人没有回应。他手腕勾着一个优美的弧度去揉弦,潜藏在乐谱里的忧伤被这个男人握着长弓一点点拽扯出来。医生渐渐听出来了,那种无处不在的悲戚,从音孔里挣入空气中,向他扑来,一丝一丝填满心头。


 


“Sherlock?”


 


悲伤如狂风暴雨一般袭来。John的脖颈突然掠过一阵颤栗,仿佛从温暖的午后跌入冬日冰冷刺骨的瀑布中。高空坠落的冲击力撞散他的四肢百骸,寒冷从四面八方如潮水涌入毛孔。


 


中年男子的面容没有太大的变化。时光冲洗不去他骨子里的温柔和刚硬,只是愤恨地在沙金色的柔软发丝里掺入几许浅白,岁月的寒霜爬上他的双鬓,试图叫他与从前那个肆意快活的侦探助理区别开来。


 


终究是区别开来了。


 


琴声戛然而止,医生的手还停留在录音器的暂停键上;他浅金色的眉毛揪成一团被攥紧的方帕纹路,上齿和下齿紧紧咬合在一起,鼻头上下耸动着。


 


贝克街的221B已被尘封成传说,John坐在铺着薄灰的沙发椅上,泣不成声。


 


 


 


 


 


End.


 


HW试写


CP向不是很明显,只是想写一个脑补的场景


虐得自己要死要活,写出来回头一读也就这么个玩意儿


*Sher说的那首曲子是我的BGM,推荐一下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网易)

评论

热度(24)

  1. Bessetk铭时一米八_ 转载了此文字
    “现在他就坐在我面前,以后他不会接案子了,他只会一直坐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