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郁金香与黄油

Lemon( ๑ŏ ﹏ ŏ๑ ):

cp:Tom Holland × Asa Butterfield
童话风一发完
可能我写什么都ooc还是报告一下
私设:Tom是花农的儿子,Asa是黄油作坊的老板的儿子。
码字bgm:kiss and cry【可能配合此bgm食用更佳】
请勿联系正主
开学前最后给大家的礼物
本文献给青衣。
♤+:;;;;;;:+♤+:;;;;;;:+♤+:;;;;;;:+♤+:;;;;;;:+♤+:;;;;;;:+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在这里摘花?"


吃完下午茶后,Tom漫步在自家的郁金香花海中。阳光温暖而舒适,懒洋洋的照在他卷曲的淡茶色头发上。他悠闲的看着五彩斑斓的花朵,突然发现一个黑色的脑袋在风中的摇曳的花中摇晃。
Tom跑过去栅栏一看,一个黑色卷发的男孩子怯生生的望着他。从身高上判断,他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年龄。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们家的花。所以我就摘了,因为我妈妈生病了,我想带几朵郁金香回去让她高兴一点。她最喜欢郁金香了。"
那个男孩子抱歉的低下了头,把手里几朵皱巴巴的郁金香递给Tom。
"嘿我原谅你了,我去帮你摘几朵给你吧,你这样摘会把花茎弄坏的,这样你母亲就不能看到她们那么久了。"Tom并没有接过,而是拿起父亲之前送给他的那把小刀,轻轻的把郁金香的茎割断,"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是Tom Holland.叫我Tom就好了。你把花扔在花田里吧。"他一边割一边问旁边的那个男孩子。
"我是Asa.谢谢你。"Asa抬起头,眼睛里盛满了感激。一个完美的弧度,花就落在花田里消失无踪了,像从来一样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啦。你跟我来我去用牛皮纸包一下就好了,回家你记得将她们放在装满水的水瓶里面,要被阳光照到,应该可以再保持多一几天的鲜艳。"Tom回过头来,手里环抱这一小束郁金香,"走吧Asa。"他看见Asa感谢的微笑,瞳孔里好像有仲夏夜里的灿烂星光。他不由得愣了一下,绽开一个笑容。
"Tom……我今天早上做了一小块黄油,要是不介意你就收下吧……这是我第一次做……"Asa翻找这着口袋,掏出一小块由锡纸包着的黄油。浓郁的奶味从薄薄的锡纸里透出来。
"家里应该还有几个热乎乎的quacksons,待会抹上黄油吃吧。"Tom想了想。
"Quacksons?那是什么……你是不是想说Croissant?"Asa觉得自己可能突然听不懂英语了,想了半天才想到牛角面包。
"不好意思我一直发不出那个音,你别见怪。"Tom尴尬的挠了挠头,卷曲的头发变得更乱了。"我们先走吧。"他转过身向不远处山坡上的白色木屋走去。
Asa紧紧的跟着Tom。


"有人吗?"Tom推开门,窗外的阳光照亮了屋子。各式各样的鲜花制品陈列在货柜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你先坐下吧,我去包一下花。"Tom踮起脚试图从柜子里扯出一张牛皮纸,结果"嘶啦"的一声,牛皮纸被扯破了。
Asa把黄油搁在柜台上,爬上一把高高的圆木椅坐下,晃荡着腿,默默的看着Tom失落的把撕下来的牛皮纸扔进垃圾桶里。
于是Tom决定先吃牛角面包。他拉开抽屉把用牛皮纸包着的牛角面包拿出来放在柜台上,又拿出了抹黄油用的器具和割面包用的小刀。他拆开牛皮纸,面包的香气喷涌而出。
"好香的牛角面包呢。"Asa闭着眼睛幸福的呼吸着。许久,他撕开包着黄油的锡纸。
牛角面包的香气和黄油的奶香。
Tom忍不住沦陷进去,更多的是因为那干爽而有味道的黄油。"Asa,你的黄油做的很好啊。"
"谢谢。可是你还没开始吃呢。"Asa睁开眼睛,拿起刀子切了一块牛角面包,又抹上黄油递给Tom。自己也切了一块。假如这块牛角面包是Tom,那么刀下的地方好像是在他的心脏。Asa把黄油涂在"心脏"上,愉快的吃着。
"嘿,你的嘴角上沾了黄油了。"Asa正想伸出手将他抹掉,不料Tom已经把手伸过来了。修长而并不是特别光滑的手指轻轻抹掉了那一点点黄油,他习惯性的把手指放进嘴巴里舔了舔。
"不要浪费啊。"
Asa的脸上泛起玫瑰色的红晕。
牛角面包和黄油搭配起来的曼妙味道。


孩子之间的情感多么容易产生啊。吃饱后,在Asa的强烈要求下,Tom只好用包牛角面包的牛皮纸包好了郁金香花,又忍不住拿了一条搓好的米色的纸带把花扎了起来。Tom站在门口微笑着朝Asa挥手。
……


再一次见到Asa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那天Mr.Holland让Tom去镇上唯一一家的黄油商品店购买黄油。Tom心里想着可能那些黄油还不及Asa做的美味呢。推开店门,一股浓郁的黄油香气溢出来。Tom看见Asa正在和一个男人在柜台旁卖黄油。
"Asa!很久没见到你了呢!"
……


时间的车轮滚滚前行,Tom和Asa渐渐长大。两个人的感情心照不宣,纵容彼此对对方的欲望。两个人在花海里爱抚,接吻,做/爱,谁都没有想到美好的时光悄悄的逃走了。
……


"医生!Asa怎么了?你快告诉我。"Tom的眼眶通红,晶莹的泪水在打着转。
"唉……他换了绝症,会一天一天忘记所有的事,而且不久之后,死神就会带走他的生命。"医生缓缓说道。旁边面包店老板的女儿Ella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已经暗恋Asa很久了。
"还有什么办法吗?"Tom绝望的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Asa,心中的死神已经悄然降临。
"我记得我的爷爷曾经告诉过我一个传说,只要去森林里割下蛇妖的一条蛇尾熬药,就能治好。"医生回忆道,此时Tom已经夺门而出,留下医生剩下的一句话:
"但是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副作用……"


Tom跑向森林。很奇怪,这次杂草丛生的森林的路却很平整,像是提前知道他的到访一样。他一路十分通畅的找到了蛇妖。
"你好……Tom,我知道你为什么而来,只要你能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把我的其中一条蛇尾给你。怎么样?"没等Tom开口,蛇妖便扭动着身子,九条已经少了两条的蛇尾晃动着。
真是个妖媚的妖精。
"你的条件是什么?"Tom喘着气,刚刚一路狂奔花了他不少力气。
"你永远陪着我,你可以长生不老。"蛇妖勾起一抹邪笑,"划算吧?"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Tom想了想重病的Asa,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的条件。
……


Tom的手上拿着一条沾满血的蛇尾冲回去Asa的家。Asa的母亲很配合的接过熬了蛇尾汤。
……


不久之后,全镇的人们都知道Asa的病好了。
Tom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又能见到活生生的Asa,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翘起。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蛇妖的声音在Tom的耳畔响起。
他抖了抖身子。


很快镇子里就传来了Asa要和面包店老板的女儿结婚的消息。Tom心里骤的一寒,撒腿狂奔到黄油店里。
"Asa,你要和Ella结婚了对吗?"
"是的。今晚举办。"Asa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挽着Ella的手,"你能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我知道你违约了……这是你的惩罚。"蛇妖的声音夹杂着愤怒。
"我尽量。对了Asa,你能卖给我一块大份的黄油吗?"Tom的声音无比的惨淡。
"好的。"Asa看起来有些担忧,"好好休息别生病了。"他轻松的拿了一大块黄油递给了Tom,拒绝了Tom的硬币。
他心神不宁的抱着黄油走向了花田。郁金香在风中摇摆着。他躺在花海里,旁边的黄油的香气飘来。
他颤抖着撕开了锡纸,仿佛直面着自己的真心。太阳渐渐落下,一轮夕阳挂在天空上,喜庆的音乐从教堂响起。传到Tom的耳边。
他将软化的黄油抹在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上,空气被拒之千里。黄油的香气填满他的大脑,以前的每一幕在他眼前浮现:
Asa害羞的低着脑袋,他笑着轻轻吻住他的嘴唇,舌尖上的甜味充斥了他的味蕾。


Asa目光涣散的光裸着身子靠在他的身上,身上还有着刚刚释放过后的精/液。


Asa面对着他哭泣着说他不喜欢Ella请求他不要冷漠相对。


……
"当你死亡的时候,他便会重新拥有对你的爱情。"


Asa仿佛突然醒来,他惊慌的看了一下周围的宾客。
Tom去哪了?
"Asa,你该亲吻你的新娘Ella了。"牧师高兴的宣布。
Asa瞬间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最后看了一眼娇羞的Ella,冲出了教堂。
他把胸前的玫瑰花猛的扔下,跑向花田。郁金香还在摇曳着。他找到了Tom的尸体。
他是那么安详。
泪水溢出眼眶。
他无力的跪下来,泪珠滴落在Tom的脸上,他拨开那些黄油,轻轻的吻住了他已经冰冷的嘴唇。
第二天,人们在一片五彩缤纷的郁金香花海里面,发现了Tom和抱着他脖子的Asa两人的尸体。浓郁的花香让他们的尸体并没有受到昆虫的咬噬。旁边拆开了锡纸的黄油先后被两个人挖掉一大块,两株小小的稚嫩的郁金香花苗从他们的心旁边歪歪扭扭的长了起来。一只蝴蝶扇动着他的翅膀飞向天堂,一朵郁金香悄悄的枯萎了。
END
本文开头初遇改编自x战警第一战里面查尔斯和瑞雯初遇的对话。
主体改编情节源于安房直子的《黄昏海的故事》
Tom的自杀大概是仿照梵高自杀,小李子的一部电影的一个镜头【看混剪的时候看到的】,以及林黛玉之死。
Tom和Asa都是窒息死亡。

评论

热度(27)

  1. BessetkLemon( ๑ŏ ﹏ ŏ๑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