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魔,:

沈星移日记——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1898年4月,保国会成立,留洋归来的沈星移加入保国会,在各街头展开变法救国的号召。


    


    1898年5月初 恭王府


    


    “王爷,府门前有个维新派的小子,一定要见你一面,真是狂妄。”


    


    六爷摆了摆手:“见见也无妨。”


    


    床上的那位老者蹲坐着,早已没有了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子气势,眼神倒是有几分怜悯的看着沈星移。


    


    “王爷作为洋务派之首领,深知如今国家之弊端,民族危亡之时,当年王爷豪迈之情,千万人吾往矣,师夷长技以制夷,而如今,国之弊端已非如此能救,洋务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而王爷为何屡屡反对变法?”


    


    六爷摇了摇头,苦笑道:“幼稚。”又道:“我们都很幼稚。”


    


    “何以见得?”


    


    “如今积弊之深,如你所说,治标不治本,而你有没有想过,我尚且不能逆天而行,况你乎?而大清之积弊,朝廷之系统,绝难撼动,如你们这般胡作非为,动之国本,不过是和太后以卵击石罢了,翁同龢等人各怀鬼胎之深非你等所能揣测,更重要的是,我是大清的王爷,大清不能亡。”


    


    


    沈星移终于明白了这位六爷庄周一梦的理想,其实与之不同,从来不同道,这位王爷的一生,都献给了自己家族建立的这个王朝,而他此生,要献于国。


    


    


    “您要救的是大清,而我,要救的,是这个国家!”


    


    


    这句话撼动了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他的内心想起了这一生的种种,他曾傲气的对慈禧说,她可以夺走他的一切,除了他爱新觉罗氏皇子的身份,为了这份骄傲,他就那么矛盾的走了一生一世那么久。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天,他也是如此站在紫禁城的最高处,说他这一生一定会改变这个王朝落日的命运:甲午一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他终于明白,他什么都救不了,只不过是做了一枚老旧的齿轮,企图卡住时钟不让他运转,如今,他这枚齿轮绣了,彻底绣了,他还是认输了,千古是非输蝶梦,到头难与运相争。


    他一面与光同尘,一面负重前行,最后什么也改变不了,沈星移进的这一步,是他终究退的那一步,这个年轻人比他看得远,可惜,出现的时机不对。


    


    “最后问你一句,你知道你的选择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沈星移,活着靠心意,图个问心无愧,方得瞑目。”




    “纯粹等于毁灭。”    


    


    沈星移最后离开的时候向这位六爷鞠了一躬,他知道那位老王爷的眼里充满了对自己的悲悯,他看到了他的一生,也仿佛能通过他看到自己的一生,不过他想,哪怕是做了一枚时代里被牺牲掉的齿轮,也是推动了别人去往了一个新的时代。


    沈星移的世界里非黑即白,从来不掺杂什么杂质。


    每个时代的人都有宿命,如果这是他的宿命,他愿意成为齿轮,而不是让这个时代继续停滞不前。


    


    无怨无悔。


    


    若还有什么牵挂,唯周莹一人而已。




    可今生,此身只能献于家国了,他是个混蛋,不折不扣。


   


    


    1898年5月,恭亲王去世,朝廷矛盾激化,光绪和慈禧已是不可调和。


    


    


    


    1898年6月11日 北京 沈星移墓 第一天


    


    “我家主人前些日子因劳累突染恶疾,今日已下葬,姑娘还是回去吧。”


    


    周莹闻着新土的泥味,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一个人,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记得那个人叫什么,可那面孔却越来越模糊,直到成了另一个人。


    


    这个人有一日也会模糊掉吗?就算他们曾经有那么多轰轰烈烈。




    他大张旗鼓的的闯入她的人生,等到有一日她将全部的心放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又一声不吭的走了。


    他叫她如何甘心???哪怕他们的爱情没有任何证明。


    


    这一回,她竟哭不出来了,只是低下头用沙哑的声音说了几个字:“我不信。”


    


    正值夏季,远处的花刚刚盛开。


    戊戌变法自这一日正式开始。


    


    


    


    1898年6月13日


    


    周莹今天来的时候,墓前倒是多了一束玫瑰花。


    


    周莹拾起那束花,也拾起了希望。


    


    “这种花,一定要送给最爱的女人。”


    


    周莹自那一日开始深信:他会回来的。


    


    她这一生见过了太阳,然后重逢了沈星移这个心上人,最后,和他一起走在上海的街上数这时代变迁,只是这一生的每次重逢都太短了,无论是在沈家,还是泾阳,后来的上海,他们一生相缠,多半时间却都用来错过。


    


    


    


    1898年7月


    


    周莹在北京街头看到了被追杀的沈星移,救下了他。


    


    可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沈星移,当初是你说要八抬大轿堂堂正正的把我娶回去,是你拿着生辰八字来吴家提亲,是你说这辈子一定要收了我,现在,都不算数了吗?”


    


    “我现在什么也给不了你,周莹,我已经不配爱你了。”


    


    “配不配不是由你来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给我做主!沈星移你给我听好了,凤冠霞帔,八抬大轿,你欠我的,都得还我,不然我会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我死!”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捶打着他的胸口,用尽全身力气,她恨,她的心遗落在他的心上的时候他却转身就走,天上哪有这样过分的人?过分的道理!他也该试试她有多疼!沈星移现在骨瘦如柴的,周莹手都打肿了,他也不说一句,只是伸手抱紧了她。


    然后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长吻。


 “周莹,我不会回头了。”


 “我也不会回头了!”她死死握着他的手,不肯让他扯开。


    沈星移突然觉得自己挪不开步了,用尽力气才吐出几个字:


“随便你。”


   那天下了很大很大一场雨,后来,沈星移离开后就那么跪在雨里哭了,雨声大,连哭泣的声音都听不见,真好。


    


    


    


    1898年9月16日


    


    今日明月圆,希望她能见到他想见到的人。


    沈星移和周莹的这轮明月,此时此刻早已“破镜重圆”。


    


    沈星移在此时,给周莹写下了最后一封信:


    “朝廷积弊已深,变法终成闹剧,康有为等亦非能改变时代之大人物,大厦将倾。


    我的世界非黑即白,不容于世,救国此路,无怨无悔。


    莹,黎明终会到来,望你可见。


   我没有窝窝囊囊的活着。


    


    


    当天夜晚,周莹梦见了沈星移死在乱刀之下,恍惚从噩梦中惊醒,满脸苍白,手还颤着。


    她梦里的沈星移倒在血泊之中,而沈星移看着她的方向,伸出手,指了指身边的梨花,那些梨花早已沾染他溅出的鲜血,染的倒像束玫瑰了。


    


    “周莹,还记得在不务斋吗?那时候你说:“我给你变个戏法。”


    


    这个噩梦太过真实,以至于回忆起来,恍惚间她已是满脸泪花:


“他都不跟我说一声,他自己说活就活了,说死就死了。”


“他说我死也是他们沈家的鬼。”


“他说哪怕所有人反对他也会八抬大轿风风光光把我娶回沈家。”


“他说他这辈子一定要收了我。”


“他说.......他不回头.......” 


                                                         沈星移,你混蛋。


    


    


    


    1898年9月18日 第九十九天


    


    这天晚上,周莹靠在墓前睡着了,恍惚中,她做了一个似真似假的梦。


    她梦见沈星移回来了,一身布衣,而她一身凤冠霞帔靠在了他的肩上,那天晚上的星星很亮,跟他一样。


    


    “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去了另一个世界,每个人都觉得我的心是铁做的,什么都承受的住。”


    


    “我们都是过客,你不也那么挺过来了吗?”


    


    “伤心是一辈子的事情,过不去。”


    


    “周莹,你永远不会失去我的。”沈星移转身抱紧了周莹,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也不会失去你,哪怕失去生命,但我们已在对方的灵魂里。”


    


    沈星移的声音越来越轻,身影也越来越模糊,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流星划过,再也无痕。


    


    最后一刻,她好像听见沈星移用气声点了点她的额头说着:“好好活着,不然我抽死你。”


    


    


    


    1898年9月19日 第一百天


    


    这天是沈星移的百日祭,他没有归来。


    


    她守着的那座空坟,穿着一身凤冠霞帔,她烧了一张纸在墓前,那纸随风摇曳的烧成了灰烬。


    


    入秋了,花谢了。


    


    “我就拿着这张纸威胁你,威胁你一辈子。”


    


    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1910年,周莹去世,未入吴家祖坟。


    在她去世后一年,辛亥革命爆发,中国帝制宣告终结。


    黎明啊,总会来的,作为时代洪流里的小人物,我们这一生,没有窝窝囊囊的活着,就够了。


    



评论

热度(147)

  1. z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