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闹鬼Ⅱ:玫瑰之战 10

口罩:

10.


 


眼见Sherlock从半空中摔下,Everett飞扑上去,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让Everett头皮发麻,Sherlock背朝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Everett跪在Sherlock身旁,双手悬在他上方,不敢碰触,他急促地喘息着,呼吸失调,双眼渐渐模糊,视野里深红色的液体从男人的大衣下漫出,周围嘈嘈杂杂,他感觉有人抓住他的手肘,试图把他搀扶起来,他却觉得四肢都不听协调,整个人如被铅块坠着,直往地上赖去。


“叫救护车!”


“他从楼上跳下来了。”


“没有生命体征了。”


“自杀。”


“是那个侦探吗,SherlockHolmes。”


“Everett!”Everett猛地一震,好像有人捅破了蒙住他的透明薄膜,雾蒙蒙的声音淡去,他发现Sherlock半跪在他身前,双手捧住他的脸,双眼牢牢地锁住他,“醒醒!”


Everett凝视着他,喉结动了动,声音干涩,“你……当着我……当着他的面从楼上跳下来。”


Sherlock僵住了。


Everett爆发出压抑地喊叫,他一把推开Sherlock,“你怎么敢!你怎么做得出来!”


Sherlock被他推得坐倒在地,他闷哼一声,伸手捂住胸口,他的肋骨断了,但此刻那甚至不如Everett飞溅在他手背上的眼泪灼痛,他看着Everett跪在地上捂住嘴哭泣,所有想好回归后跟John解释的理由突然都显得得那么可笑,他头一次畏惧起来,当John见到他时,他还会原谅他吗?


Everett忽然从地上爬起来,Sherlock呆呆地看着他用手背狠狠揩过脸颊,他快步穿过乱成一团的房间,找到自己在“地震”中滚到角落的包,抓在手里——Sherlock意识到他要走了!


“不不!你不能走!”Sherlock撑着墙站起来,他跌跌撞撞地冲过去紧抓他拎包的手,“Everett!”


Everett拒不看他,他闷头往门口走。Sherlock又急又痛,他已经眼前发黑了,但仍然越过他,挡在门前,他双手紧握Everett的肩膀,艰难地吐息,几步路仿佛跑完马拉松,“我求你,Everett,我需要你。”


Everett的目光停在Sherlock的肩膀位置,冷冷地说,“不,你不需要我,你不需要任何人,你已经死了,Sherlock,你自杀的。”


Sherlock被他噎得一口气上不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没有别的选择。”


Everett正想要反诘,失去意识的Sherlock像迎面倾倒的墙般砸下来了,Everett双手接住他,被撞得后退几步,包落在地上。


 


 


Sherlock再次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寻找Everett,好在男人就坐在他床边,前倾身体,胳膊肘支撑在腿上,双手握拢抵在嘴上,露出一双大而圆的眼睛,不知道望着他多久了。Sherlock动了动嘴唇,没发出声音,Everett从床头柜上拿过瓶子,插进吸管,喂到他嘴边。


“……我很抱歉。”Sherlock声音沙哑地说。


对他意义不明的道歉,Everett毫无反应,他站起来,为Sherlock调整输液速度,Sherlock的眼珠跟着他动来动去。


“John……”Sherlock吞咽了一下。


Everett的手顿住了。


“John生气的时候不会这么安静……他跺着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冲我喊,摔门的声音……能把MrsHudson吵醒。他是个坏脾气的军医,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很难想象他没有冲我开枪。”


Everett目光下撇,看向Sherlock。


“告诉你一个秘密。”Sherlock绽开一朵小小的笑容,这笑容让Everett被牵引着重新坐下,“我把他藏在我的思维宫殿最深最深的地方。我去的地方离他越来越远,远到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在哪,忘记自己是谁,有一天我也会忘记他,他在我回不去的世界安全幸福地活着。而我在沙漠里跋涉,在大海里沉浮,在异国街头躲躲藏藏,跟恶魔打交道,最终去地狱也好,我都无畏无惧,我只是在熬不下去的时候闭上眼睛,在那里,我的医生坐在贝克街221B他的专属沙发里,永远等着我,回到他身边。”


Everett低下头,吞咽喉咙中哽塞的疼痛,“愚蠢。”


“跟你一样不是吗?”Sherlock侧过头望向他,“我见过AmadaWaller,Everett,我们都是傻瓜。”


Everett震惊地抬起头,Sherlock目光明亮,“这条路,我选择返程了,你呢,Everett?”


 


 


几天之后,Sherlock能下地了,Everett支付了旅店老板额外的费用,老板送给他一根铝制手杖,“你的男朋友会需要的。”


Everett道谢,没有多解释。他转头把手杖递给Sherlock,侦探盯着手杖难得迟疑,最终接过,支撑着站起来。Everett上前挽住他另外一侧,Sherlock看着臂弯里的小探员,“其实你不需要……”


“闭嘴。”Everett打断了他,他轻抬眼角,似笑非笑,“亲爱的。”


他们相携着走在神城的街道,Sherlock问,“你有什么想法?”


“我仍然不相信Stephen会做那些事。”


“那些?”


Everett沉吟了一下,“如果像你说的,之前T’Challa和Louise的事情都应该和我有关系……等等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这不难猜测,你只是陷入了自怜自哀的心理,所以不愿看看事实有多明显。”


“什么事实?”


“StephenStrange 深爱着你。”


Everett刹住脚步,他松开了手,固执地停在道路中央,幸好这里没有车来车往,Sherlock暗暗咬牙,以后一定要看好John,不要像兔子一样满街乱蹦跶。


“你许了什么愿?”


Everett被他没头没脑地问题问懵了,“什么?”


Sherlock用手杖点了点路面,上前几步,伸手指向前方,“如果我没记错,就是在这里,今天天气不好,云遮雾绕,看不到雪山,但那天阳光充沛,雪山覆着一层金纱,你站在这里,双手合十祈求,你说遇到他是你多大的幸运,我说的对吗?”


Everett张口结舌,他顺着Sherlock的手指看向远处藏在云雾深处的雪山,回想起那天的此时此景,只觉得恍若隔世。


“你怎么会知道……”


Sherlock回头望向他,微微一笑,“当然是他告诉我的,他总是梦到你,Everett——Keny。”


Everett只觉得心速过快,脸色发红,他在心慌意乱中突然脑中灵光一现,“这也是你计划好的?刚好在这里提起……”


Sherlock得意地走回他身边,牵过他的手,“亲爱的,你要习惯你的男朋友有多聪明。”


 


 


找到Alex并不难,他和Monica一起经营一家藏茶店。Shelock走进去是如此显眼,Alex一眼看到他,就从柜台上直起身。


Sherlock带着Everett走上前,“Alex,我们在邮件里联系过。”


“你是那个侦探。”Alex热情地伸手和他俩相握,“你真的来了!”


Sherlock点点头,和Everett在吧台边坐下,“我们想了解Stephen Strange的事情。”


Alex为他倆斟茶,“ 至尊法师,我正在研究他,事实上,我在写一本和他有关的书,已经找好了出版社,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疯狂迷恋他。”


Sherlock不置可否,Everett双手捧起茶杯喝了一口。


“跟他见面的那次的情况我已经完完全全告诉你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当面再听一次。”Sherlock瞥一眼安静地坐在一旁的Everett。


“好吧。”Alex挠挠头,他回忆起那一天仍然很兴奋,手舞足蹈,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说到Stephen有多憔悴落魄的时候,身边矮小的男人紧紧握着手中的茶杯,出神地看着他。


“你有过猜测吗,为什么他会看起来如此落魄。”Sherlock问。


Alex摊了摊手,“神盾在通缉他,不光是他,还有美国队长和冬兵,其他的复仇者们,别说他了,新闻里的TonyStark也看起来很糟,之前的柏林事件,他们都受到重创,复仇者也好,光照会也好,四分五裂。不过……”Alex停顿了一下,转向一侧,Monica正在调茶,感受到他的目光,冲他粲然一笑,Alex也跟着傻傻笑,接着转回头,“Monica认为他只是失恋了。”


Sherlock不着痕迹地把胳膊搭在Everett肩膀上,笑着问,“怎么说?”


Alex向Monica摆摆手,女孩走过来,她之前一直侧耳听他们说话,这时便说,“你们不知道这里可是失恋之城吗,有多少人跑到这里来沉沦,荡涤,升华?”


她嘻嘻笑着说,“他看起来就像一年没有做过了,我都能闻到他的味道。”


Everett忙喝了一口茶。


“而且他喝醉了,我听到他叫一个人的名字,我听得很清楚,Keny。”


Everett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得惊天动地,Sherlock轻抚他的背,微笑着向两位老板抱歉。


Monica似乎觉得他俩很有趣,她的目光一直在Sherlock脸上绕来绕去,忽然说,“你的眼睛很像他。”


“谁?”Alex疑惑地问,


Monica笑着托起腮帮,没有回答。


Sherlock则对她说,“如果我是你,这几个月就不再碰茶了。”


Monica的笑容僵在脸上,她的手本能地滑下去按住了腹部。


Sherlock并没有和她多说,他问Alex,“你后来见过那些武僧了吗?”


“这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不确定他们和当时带走至尊法师的是不是一批人。”Alex回忆着,“当时太乱了,而我对亚洲人,这无关其他,我仅仅是无法辨认他们,抱歉,他们对我来说只有胖瘦的区别……”


“等等。”Everett这时出声打断,“所以其中有胖一点的吗?”


“没错,说实话这里的武僧大都很瘦,可能和饮食以及苦修有关系,所以我很少见过像那天那个武僧那样的。”


“王。”Everett低声说。


Sherlock立刻看向他,明白Everett已经知道下一步该去找谁了。他们起身告辞,Alex和他们道别,送到门口,Monica则怏怏地趴在吧台上。


“你之前说你有委托人想要找至尊法师。”Alex在分手前忍不住问,“这是一个什么案子?”


Sherlock揽过一旁的Everett,从容说,“寻夫案。”


 


 


Everett在手机上订了去香港的机票,出发前,他和Sherlock去看了桫椤树。这里永远都香火繁盛,聚集了许多信徒,Everett看着满树的红绸,忍不住想当时如果也祷祝一条红绸,是否不是今日结局?继而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无谓,Stephen身为至尊法师,守护时间秩序,却仍旧困在局中,载浮载沉,这些红绸又有何用?他转身,看到Sherlock拄着手杖在刷手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要不要留个影?你余生恐怕不会再来此。”


Sherlock把手机揣进大衣口袋,对这个提议不以为然,“我会带John来玩。”


Everett惊讶地问,“你找到了John,还会回来?”


“我们也偶尔离开伦敦去接案子。虽然我无所谓在哪,但John有时候心血来潮就会像无聊的普通人一样翻看旅行杂志,他想做的我都会陪他去做——我不会再离开他了。”


Everett怔怔地听着,垂下睫毛,露出淡淡微笑。


Sherlock看在眼里,轻轻摇头,语速飞快地说,“而且你在这里。”


Everett一下抬起头。


“我不信任那个人能保护你。”


Everett说不出话来,一阵风起,佛塔上的铜铃叮叮当当,Everett抬起头,满树的红绸飞舞如金鱼摆尾。


Everett伸手按住粗壮的十人方能合抱的树干,“你问我那天对着雪山许了什么愿?我想保护他,Sherlock,我想用我的一切保护StephenStrange。”


“希望他有机会听到你亲口对他说。”Sherlock把手插进口袋,“该走了,Everett。”


Everett伸手挽住Sherlock,手杖点在石子路上,声音渐远。


 


 


桫椤树那一侧,Stephen倚树而立。


 


 


TBC


 


过渡一下,下一章就能正式见面了,长吁一口气



评论

热度(182)

  1. Bessetk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