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setk

[荷兰傻]前任什么的都去死吧!

淮南以北:

☆《迷弟太爱我了怎么办》系列番外☆








Tom和Asa在准备婚礼了,就在Tom家附近他尝去遛Tessa的那片草坪上。夫妻俩对于孩子们的事情,没有别人家那种强势的态度,他们在最初知道的时候,就接纳了Asa成为一个Hollander——Asa多次私下里偷偷强调,他们是Mr. Butterfield和Mrs. Butterfield。
婚礼的一切安排都被妈妈热络的包揽,除了食物的部分。两个厨师无休止争吵着谁来当婚礼的主厨,任何时候。
“你可是受到了我的启发才走向成功!你不得不承认——”
“但是现在!”Tom在没人的时候跳上店里的凳子,还像是个小男孩一样。“你是个旅游博主而我——才是一个合格的美食博主!”
为此Asa冷落了Tom一整天,在二楼的休息室里打了很久的游戏。
他们提前关门了——今天得去试试礼服,Tom在想着怎样让未婚夫消气的同时还在想着怎样能把他塞进婚纱里,当然,只穿给他一个人看。同时,他也无法忍受对方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Asa的小计谋显然管用。Tom在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后摸去了房间门口,怂巴巴的叹了口气敲敲门,“主厨大人——试完衣服我们去准备食材,明天关店去试菜怎么样?”
“没问题。”
吃饱喝足的Asa终于把门打开,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Tom用了些力脑袋撞上门框,怂,怂,让你怂!Asa和他的争执以N:0完败告终。
他们走在街上,享受着伦敦四点的雨后阳光,甜品店营业以后他们很少在这个时间出门。乌云刚刚不遗余力的拧干自己,把整个城市洗的干净,留下清爽的气息,也在街道上留下痕迹,水洼倒映着两个人的影子。Tom轻巧的跳过,他的鞋子没有沾到一点水,他牵着Asa,回过头冲着爱人笑,照得Asa心里暖洋洋。
“外婆的苹果派——这个不能少,我们也都做不出来外婆的味道。”
Tom滔滔不绝的正提出自己对菜单的想法,他们拐进一个巷子里,然后Asa突然站定了脚。
“而且还要有…Asa,你怎么…”
他看了看未婚夫,又顺着未婚夫的目光看过去——John。
那个男人不是他想象中的邋遢模样,反而西装革履,看上去一副人中精英的样子。
人模狗样的原来不止他未婚夫——Tom皱着眉头想,原来他未婚夫的前任也是人模狗样。
眼神犀利起来,他下意识往前一步挡在Asa身前,心里冲着对方吐口水,呸!渣男!你看我老公干什么!
Asa觉得他的人型犬已经警惕的立起了耳朵,下一秒闷在嗓子里示威的低吼就会响起,然后Tom就会扑上去咬他一样——守护自己的伴侣。
John看起来有些失神,他瞥了一眼Tom,自顾自的走了过来,“Asa,”男人在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看起来有些落魄了,不像是刚出现那样有气势。他冲了过来,Tom赶紧抱着爱人后退,然后那个男人看上去价值不菲的西裤与地面亲密接触。
他跪在那里,更加狼狈了。
“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好吗?我知道我错了,知道的太晚了。”
Asa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他对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只是拍了拍自己此刻像宠物一样爱人的脑袋,那一头棕卷发依旧柔软,让人忍不住欢喜。他吻上大狗狗的额头——总是这样好哄。
“放心,好吗,我能处理。”
Tom眨眨眼睛撇撇嘴,还是让了开来,他看着未婚夫走到那个渣男面前,说了些什么。大概的意思是他们已经彻底结束,他和Tom要结婚了。
Tom似乎有些得意——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得意什么,炫耀一样的仰起下巴,半眯着眼睛里写满了威胁,“你动他一个试试?”
对方显然没读懂这层含义,在一瞬间就抱住了Asa的大腿,“难道他能给你你想要的吗?你看看他——他这么矮!你的那些喜好你的习惯我是最清楚的,我能让你最舒服!我哪里做的不好我以前的错误,我都可以改,都可以!”
什么!什么?矮?不能给他想要的???嘿我这个暴脾气!
Tom顾不得挽起袖子,拳头很快怼落那男人脸上,留下大块淤青。他咬着牙偷偷背过手去甩了甩,力气没用对,还有那么点小疼,然后他调整了一下,又挥出去一拳。
男人的脸立马就肿起来了,Tom的手这次没有疼,这个揍人的打开方式才正确。
“听着,”Tom弯下身子,指着对方的鼻子,“离我丈夫远一点。”
Asa觉得他眼睛里能喷火了,他从来没看到Tom这幅凶狠的样子。那难以看出真实年龄的脸依旧板着,像黑社会。
“我们家的白菜你也想拱?”
Asa收回刚刚的想法。
他轻咳了两声,挪动被Tom解救的双腿向后几步。“Tom Holland——下手太狠了。”
那个和他带着对戒的人委屈巴巴回了个头,他收了手一副老实样站好,看着地上趴着的可怜蛋面上闪烁了些许希望,格外不爽。
“把人打死了你就得坐牢了——虽然我一定会等你,但是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等你这么久吗?注意分寸。”
Tom一本正经,上下摆动的头像是扭了发条一样,“那刚刚你还满意吗?力道,角度,或者你喜欢用脚,或者别的什么?我可以重新来的!”
Asa没有让Tom重新来,他亲自赏了男人一个巴掌。
“你现在或许想尝试着改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找到了一个人,他值得我去为他改变一切,但是他不会要求我什么,他爱的是我的全部。”


小小的插曲很快过去,Asa坐在设计师工作室的沙发上,趁着设计师去倒水,冲着刚刚气势汹汹的那个人挤眉弄眼。
“很让我意外啊,Tom,你能这么厉害——那我可要担心一下我自己了,比如家暴什么的。”
大狗狗挪了挪位置,摇着尾巴蹭到他身边去。
“家暴不可能,不过我确实很厉害——你可以试一试。”



Fin.

评论

热度(58)

  1. Bessetk淮南以北 转载了此文字